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翠千】O型处女座

  ►收录于CWT51翠千短篇合集《灼目》,原先为加笔短篇

  ►祝翠生日快乐!


  「翠君和队长明明血型与星座完全相同,个性却差很多呢。」午餐时刻南云提起了男子高中生通常不感兴趣的性格分析话题,虽然是心血来潮的起头但却成功吸引了仙石的兴致。


  「确实呢~翠君和队长殿下都是O型处女座,深海殿下也是处女座但血型是B型是也。」


  至于作为话题主角的高峯则是皱着眉头,彷彿只要被人和守泽归在同一类型就要天崩地裂的表情,「请不要把我和守泽前辈相提并论好吗……这是名誉损害……」


  「啊哈哈,翠君一脸想要杀人的表情哪……因为翠君长得很美型所以面无表情时挺恐怖的呢。」


  「在下也有些不寒而慄是也……」


  「我的脸有那麽可怕吗……我只是突然想起之前鬼龙前辈对我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因为内容太不可置信了,从那天起在意到了现在……。」即便替鬼龙的演技特训顺利落幕,他还是觉得心中彷彿被人插了根看不见的刺,堆积了满肚子的彆扭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宣洩。


  「欸?大将才不会说奇怪的话呢!每一句话都很有意义我还特地做了本大将经典语录呢──等等,为什麽我好像不知道翠君在说什麽?」本来要以百字小论文夸赞自家前辈的南云踩了煞车,总算意识到了自己没有真正切入话题。


  「在下也不太清楚呢,是找流星队帮忙的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吗?但那天只有在下与深海殿下不在场……?」


  「啊……对了,那个时候铁虎君跑去複印剧本所以不在场呢。」看见那大惊小怪的态度高峯才想起唯一不在场的人正是身边的南云,「鬼龙前辈他说『这傢伙,很像以前的守泽啊』……太意义不明了当时我十分震惊……。」


  「唔……确实是深奥又令人费解的一句话是也。」抿着唇仙石觉得自己的想像力似乎有些贫瘠,作为忍者还得努力修行更上一层楼才行。


  「呜咪……大将说的话不会错,但我真的无法把队长和翠君联想在一块,因为完全不像啊!」


  「但鬼龙殿下说的好像是『以前的』队长殿下呢。」


  充满积极性,阳光又正向非常热衷于照顾人的守泽千秋,以及口头禅是忧鬱好想死,每日被厌世氛围所围绕的高峯翠──根本就是典型的相反性格。


  「那个人明明烦得要死又不听人话,还动不动就扑上来乱抱人……以前竟然是另一种性格吗……可能是我的想像力太差了,只是稍微代入了一下就觉得鸡皮疙瘩……」


  「翠君,你套餐裡的溏心蛋快要被你用叉子给戳烂了喔。」冒着冷汗,南云觉得自己似乎开启了不太妙的话题,尤其同班同学一副某种开关被用力按下的模样。


  「但不管真相如何,以前的事情也只有前辈们才会知道呢……话说回来,当时队长殿下是什麽反应啊?这种时候默不吭声就不是队长殿下了呢是也。」


  挪开餐具放过无辜的溏心蛋,高峯的脸色比刚才忧鬱了几分,「守泽前辈一脸像是吃到茄子,接着哈哈大笑几声马上转移了话题……这个人果然很过分啊装傻什麽的……」


  「那大将呢?毕竟是大将起的头,总该有人收拾一下这个话题吧?」


  「鬼龙前辈说自己失言了,守泽前辈也想在我们面前保持好形象,要我忘了那些话……那个人有所谓的形象吗?」


  高峯深感若是哪天流星队被贴上了奇怪的标籤,有一半的错都要怪守泽身上,至于另一半则是三不五时在水池裡噗卡噗卡甚至被学生会盯上的深海。


  「二年级的队长殿下会是什麽模样呢……其实在下更好奇一年前的队长殿下是代表什麽颜色呢。」


  「一定不是红色吧,我听说流星队的红色都是代代相传,也就是继承过来的。」


  「……」


  说不定是绿色──但他却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


  理由为何他很清楚。就算鬼龙前辈说的都是真的,守泽前辈在过往确实与他十分相似,他也不愿承认彼此之间存在着共同点。


  因为那样无私、总是为了他人而四处奔波,即便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也要作为英雄露出笑容,说着不用害怕因为有我在的守泽前辈……在本质上与他是截然不同的人哪。


  「这傢伙,很像以前的守泽啊。」


  就算给予了相同的条件,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无法成为守泽前辈那样强大又温柔的存在──因为他相信那个人早在彼此还未相遇前就已经是名英雄了。



  「哦呀,千秋和翠的『血型』与『星座』一样呢~」偶然瞥见了流星队现有成员的基本资料,平时不太关心人类个体差异的深海难得有了兴趣,「好『有趣』啊~♪」


  「没想到奏汰你会对血型和星座有兴趣啊……话说有趣的意思是?奏汰你不也是处女座吗?生日刚好在高峯后一天呢。」


  「但我不是O型的呀……?」眨着碧色的眼,深海的对话频率显然没和守泽处于相同的频道,「而且『那孩子』确实和千秋挺相似的呢~」


  停下手边整理企划书的动作,守泽对着自家队员苦笑,「不,我和高峯其实没那麽像吧。」


  「嗯?好奇怪哪,明明当初千秋说过『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才想要亲手磨亮那孩子的光芒?」歪着头,深海若无其事地进行着内容完全无法公开的爆料。


  「奏汰!」双手突然搭上了对方的肩膀,守泽一脸沉痛地试图和不怎麽听人话的同级生沟通,「这些话绝对──不能在孩子们的面前说哪!」


  并不是所谓的自尊心在作祟,他只是不想要让懵懂的孩子接触那些不光彩的过去,不美好的、艰辛的东西全部由他背负就好,只要孩子们的披风不会沾染上任何一丝黯淡。


  「拜託你了奏汰!」


  「如果那是千秋的『愿望』……我会努力实现的~」不知从哪裡生出了应该放在海洋生物部的海龟玩偶,深海笑着将心爱的宝贝塞到了守泽怀中,「所以千秋笑一个,不要再『愁眉苦脸』了~?」


  「谢谢你哪,奏汰。」抱着海龟玩偶,绿色的底色让守泽不禁联想到了不久前的话题:关于他与高峯之间的相似程度。


  可能是之前鬼龙当着高峯的面说了那句话的缘故,让他心烦意乱了好一阵子,毕竟在高峯面前他可是想当个帅气可靠的前辈,没有弱点的那种。


  或许过去自身所带着的那份懦弱与高峯某些特质重叠了吧,最初他擅自认为高峯和以前的自己很相似,要是不用力拉对方一把的话可能会过得很辛苦,但随着相处的时间逐渐拉长,在某些契机下看见了高峯不易被察觉得某些优点。


  他总算发现了,自己和高峯其实并没有想像中来得相像。


  与和普通石头无异的他相比,高峯是隐藏着才能的原石,只要经过打亮迟早能绽放出比宝石还要耀眼的光芒──所以他们不一样。


  无论是慈爱的光辉抑或是过剩的温柔都不是他所拥有的东西。


  早在想藉由队长身分获得实绩的那刻起,他就再也无法成为理想中温柔又强大的英雄。然而高峯并不一样,虽然是看似要熄灭的微小光芒,但那份温柔必定能在未来的日子裡成为谁的救赎吧。


  像他这种失败的英雄将会被历史抹去足迹,而他相信最后留下的会像是高峯这样具有真正意义的英雄。



  「那两个人啊,总觉得有点相似呢?」


  「是吗?我倒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性格正好相反呢~你眼中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啊。」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