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一等星

  ►六月的旧文

  ►2017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夜空中◇最亮的星」

  ►部分活动剧情捏他有

  ►些微过去捏造有


  「嗯──果然今天的大家很奇怪呀!」单手拖着脸颊,噘起嘴唇明星スバル独自在无人的教室咕哝着,「明明平常都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今天看到我都马上跑掉呢,我又不会吃人……」


  平时喧扰的2A教室难得一个人也没待着,格外安静的氛围让明星几乎怀疑自己待错教室,或许吵闹的日常在他心中早已成为一种理所当然,但当回归独处的场合时,他才会意识到……名为习惯的可怕。


  习惯会让人产生错觉,稍不留意就会遗忘所经历的曾经。


  スバル不时会想起,一年前的自己一无所有,共同前进的同伴也好,立足的组合也好,过去曾认为那是过于遥远的存在,即便伸出双手也无法搆着。然而现在只要回过头,身后总有愿意等待他的人,以及,能携手迈出步伐的同伴。


  「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是幸福呀……」一反平时耍笨的语气,明星难得带了点自嘲的口吻。


  太幸福了,甚至快忘了被孤独垄罩的可怕。


  嘎吱──门扉推开的声响此刻打断他的思绪。


  「呀吼~是杏呀☆」见进教室的只有杏一人,スバル马上做了追问,虽然人偶尔要拥有单独时间,但果然还是很在意其他人的行踪,「其他人呢?今天大家见到我就跑,都不知道人去哪裡了呢。」


  杏是今天唯一没有逃跑的对象,但比平时安静许多的态度有些微妙,本来就属于话不多的类型,安静起来几乎不会讲半句话,简直近乎无口属性。


  「原来杏也不知道呀,还以为妳铁定和他们在一起呢……小北和阿木也真是过分,一起玩也不找上我!」


  打从早上周边的人态度就特别诡异,平时一本正经的北斗难得露出结巴的一面,总是和他一起打闹的真莫名闪他闪得远远的,在隔壁班的真绪也不例外,明明还没聊上几句就想提早结束话题。


  「说起来,阿绪的态度也很奇怪呢……杏知道些什么吗?告诉我嘛☆」


  然而杏只是摇摇头,回答了不行二字。


  「欸──连杏也这个样子,我好伤心呀。」既然连杏都无法套出话来,スバル只好抹抹根本没有眼泪的眼角,故作难过的模样。


  连杏都还没来得及吐槽,教室的再次被打开,以相当激烈且热情的方式,「明星──」足以穿透整条走廊的嗓音随着开门的动作而响起。


  「呜哇!」完全没有反应时间,スバル直接被扑上来的千秋抱个满怀,丝毫没有缝隙可以脱逃,「小~千部长这裡可是二年级的教室喔!还有很热,快放手啊小~千部长!」


  正值蝉鸣唧唧的季节,千秋本身偏高的体温真的会把人直接热死。


  「别这么见外嘛明星!」使劲揉着橙子色的短髮,千秋没有把人放开的打算,即便スバル相当奋力的进行抵抗,「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当然要好好庆祝一番!」


  「啊啊,小~千部长还是一如往常地烦人呢!头髮要乱掉啦──」对于千秋的抱抱攻势,スバル平日秉持能逃就逃、逃不了就奋死抵抗的原则,只是今天这个拥抱格外热烈,连他都无奈为何逃不出千秋的掌心。


  「咦?特别的日子……」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挣脱上,这时スバル才注意到千秋口中的关键词语。


  终于鬆开双手,千秋手叉腰露出得意的笑容,「没错!是特别的日子呢☆」


  「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吗,笨蛋明星。」


  「还以为スバル是会大声嚷嚷『今天是我的生日哟☆』的类型呢。」


  「如果明星くん自己都不记得的话,好不容易想到得梗就派不上用场了啊!」


  回过头,站在教室门口是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缺一不可,四颗星星连成一线才能发出光亮,名为恶戏的星座。


  スバル消化着接二连三的突发状况,平日灵活的思维在此时没能跟上节奏。暂时停止运转的脑袋呈现一片空白,无法顺利进行思考。


  正当他看着围绕在身边的所有人发愣时,轻柔的力量推着他的背部,像是想要传递向前一步的勇气,将他推向同伴的身边。


  没有言语,杏只是牵起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笑,正如她所给人的印象,虽平淡却能刻划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明星,你还愣在那边做什么?」或许正纳闷着スバル表现而出的犹豫态度,北斗直接伸出了手,「今天的主角可是你呀。」


  「对呀!再表现得开心点吧スバル!」真绪的手臂勾上他的脖子。


  「毕竟寿星最大呀!」真也挤了进来。


  三人不约而同将他团团围住,齐声高喊,「生日快乐──!」


  「大家……」起伏的情绪使他欲出口的言语哽在喉咙,无法化作完整的语句。不该出现的泪水彷彿在眼眶内打转,眼角激起一阵热度。


  一等星的笑容是他的代名词,但他知道,他并不是那种无时无刻都能保持笑容的类型。难过时会想放声哭泣,感动时也会因忍不住而流泪。


  去年的今天,他在班上喊着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露出大大的笑容希望能将这样的喜悦分享出去,然而随着最后一节课的结束,最后他还是孤身一人。


  同学纷纷对他投以冷漠的视线,揹起书包不发一语走出了教室。


  曾经期望能在这样的日子裡享有寿星的特权,与同学做一日限定的朋友。但或许……至始至终只有他怀抱如此不切实际的美梦吧。


  在这腐败的学院裡,他以成为偶像作为努力的目标,不想随波逐流改变任何初衷,单纯作为「明星スバル」。但过于耀眼的太阳会让大地焚烧、花草无存,正是因为他自身的光芒掩盖了所有人,才没有人愿意为了他而停留脚步。


  但现在的他不再是太刺眼而让人想闭上双目的太阳,而是散发耀眼却不会灼目的光芒,高挂夜空熠熠生辉的星星。


  「明星,别忘了你不是独自一人。」


  千秋说了与DDD前夕相同的台词,但却隐含截然不同的意义。


  他的不肯放弃加上杏努力争取的机会,让一度濒临崩溃的Trickstar有了挽回的一线生机,真不变的真心与真绪的即时救援让他们挺过DDD初战的危机,最后北斗的回归,才能让他们以完整的Trickstar站上最后的舞台,与作为梦之咲顶端的fine一决高下。


  蒙上阴影的星星重新拨云见日,拾回原有的光芒照亮整片夜空,携手敲响象徵革命的钟声,为陈腐的学院揭开崭新的帷幕——新的时代来临。


  所以现在的明星スバル才会站在这裡。


  「谢谢大家……最爱你们了!」为了不让其他人看见眼角闪烁的泪光,スバル扑向站在眼前的北斗,而身边的真绪与真也顺势凑了上来。


  明明年纪不小了,却如同孩子一样瞎闹,莫名其妙地挤成一团。


  「喂、你们……这样会重心不稳的!」其他三人的举动令北斗感到措手不及,作为被环绕的中心,感到既无奈又好笑,「唉,算了,今天就让你胡闹一次吧。」


  才刚说完他们就摔成一团,彼此面面相觑,接着畅怀大笑。


  「啊!差点就要忘了礼物的事情了!」连忙从地上爬起,真推了推眼镜说道。


  「难得杏出了个很好的点子,摆着放就太浪费了。」差点也成为遗忘礼物的共犯,真绪甩甩头试图清醒脑袋,「礼物是收在杏那裡吧,别光着看热闹了,一起过来吧!」


  「毕竟杏一直都是我们的幸运女神,也是我们的同伴哪。」看着犹豫着要不要走向前的杏,北斗浅笑着。


  「别害羞了,直接过去吧。」二话不说,千秋直接把人推到了四人面前。


  似乎因为被点名出了主意的缘故,想要掩饰害羞的杏低着头,褐色的长髮遮住了半张脸蛋,缓缓递出了细心包装的礼物。


  「看得出来是杏包得呢,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细心包装呀☆」繁複的缎带打法必定是出自于灵巧的一双手,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出自于杏的别出心裁。


  小心翼翼拆开了外包装,便看到金色的反光,这瞬间的闪烁让明星的双眼马上闪闪发光,「欸……是闪闪发亮的礼物吗?」语气好像拆圣诞礼物的孩子。


  金色的手鍊上挂有四颗星星,中间分别镶有橘、蓝、绿与桃色的水鑽,而正中间挂有银色的月亮,这分别代表了什么,不用杏本人特作解释也可想而知。


  「因为スバル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嘛!」


  「谁叫他是看到这种东西就会双眼发光的笨蛋呢。」


  「刚好金属鍊和水鑽都很闪亮呢,很有明星くん的感觉?」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スバル将手鍊繫上手腕,接着抬起手,闪烁金色的光芒,「谢谢大家,我很喜欢哟!」


  这条手鍊不仅代表了与他一同前进的Trickstar与作为製作人的杏,也象徵这些日子来累积的时光,而其中承载于上头的回忆……无法以金钱计价。


  正因为无价,才显得更光彩夺目吧。


  「能作为Trickstar的一员,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他是明星スバル──今日也作为恶戏的星星,在这个学院闪闪发光着。


  12
评论
热度(12)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