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佔TAG抱歉QQ

本篇為CWT51翠千短篇合集的印量調查

這次新刊是集結2017至2018年公開過的翠千短篇合集

有舊文也有加筆的新篇

內含日常短篇、趴囉創作及未來時間軸,點閱前還請多多注意

ミ★ ミ★ ミ★ ミ★ ミ★

  接過傳球的那個人有著一頭栗色的短髮,幾個俐落的假動作輕鬆甩開周圍的防守,輕盈而迅速的步伐搭上輕巧的跳躍,十分流暢地完成了灌籃的前置動作。

  從髮梢滑落的汗水,凌空的身軀,閃爍著火光的琥珀色眼眸,一瞬間全部融入刺眼的光芒之中,如同直視太陽帶來的燒灼感──使雙眼炫目不已。

  那個與陽光重疊的身影過於耀眼,令高峯翠不禁瞇起眼眸。

ミ★ ミ★ ミ★ ミ★ ミ...

【ES | 流星中心】笨拙却无价的

那一日在宇宙迷失方向的他。

拾起零落一地的石头,拼凑出了五色的光芒。


曾有人问过为什麽组合的名称会是流星队呢,他回答严格来说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是从前辈们那边继承下来的名号。


所谓的流星呢,概念上属于宇宙的垃圾,是被遗弃而坠落的石头。虽然说并不清楚起源,但认为流星很符合他们给人的印象。


流星队裡头尽是些笨拙的孩子,总是用错努力的方法,偏离飞行的轨道在半途迷了路,甚至耗尽了自身的光芒。


而他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些被遗忘的星星们,告诉他们并不是无用的石头,只要以热度打亮也能重新拾回应有的耀眼夺目。


宇宙是荒凉而孤独的,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孩子们也品嚐到他曾经体悟过的、关于现...

【i7 | 和泉兄弟】来自十七岁完美高中生和泉一织君的烦恼

  ►1月3日是和泉兄弟日


  自诩完美高中生的他最近有一个天大的烦恼,不,用天大这个词语来形容或许有点夸张,毕竟以科学的角度切入没有什麽问题是无法被解决的,若迟迟卡在某个槛上过不去,不过只是没找出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罢了。


  他必须冷静地、有逻辑地好好面对这个烦恼。


  「みっきー抱起来热热的好像暖暖包喔。」与他同龄的团员四叶环此刻整双手环住自家哥哥娇小的身躯,身高的差距刚好能让下巴顶着橘子色的头顶,「みっきー在做什麽啊──布丁吗?」


  「OH,タマキ实在是太狡猾了!」六弥ナギ见状也跟着贴了上去,画面活像是两隻熊抱着小松鼠不放,感觉稍微用力一点就能把三月直接压扁,「...

【ES | 翠千】ヒーロー

  ►saga上篇捏他有

  「什麽时后弄的……难道是替身演员的打工吗?」他老早就觉得守泽前辈很奇怪,一个成天捲起制服袖口的人突然规规矩矩的放下袖子,难道是终于意识到天气的转凉吗——怎麽可能。


  「只是一点小擦伤而已!佐贺美老师也说伤口虽然很大片但并没有想像中的严重喔,高峯你太担心了,伤痕可是英雄的——」


  「守泽前辈。」


  他并不是很喜欢与人四目交接,因为不擅长交际的自己总是逃避着他人的目光。但此刻他有一种莫名奇妙的自觉,要是没有紧紧捉住守泽前辈的目光,这个人一定会不讲理地逃走吧。


  于是他攫住了琥珀色的眼眸,看到裡头写着一丝想隐藏起,却还是不小心洩漏而出的惊惶...

【ES | 翠千】衣更君看见了!

  衣更真绪此刻面临着人生最艰难的选择题。


  身兼Trickstar成员与学生会会计的他时常面对立场上的两难,但都未如现在这般煎熬,冷静釐清现况后意识到眼下所能做出的决定很单纯:选择开门抑或不开。


  但为何他的指尖会如此颤抖呢?彷彿稍有不慎就会酿下毕生最大的错误。


  「……」


  嚥下口水,事到如今催眠自己什麽也没看到都是徒劳。


  「高、高峯……唔、嗯……」


  「吵死了、守泽前辈……。」


  但是他好想告诉自己没有看到篮球部的后辈正在把自家部长按在更衣柜上索吻啊──!


  视线在半掩的门缝和更衣室之间飘移,真绪经历了本日的第二次彻底崩溃...

迷迷糊糊的寫了一年多的翠千

年中時跌跌撞了出了兩本翠千一本翠中心

我想明年大概還是會被翠千綁架下去吧

本來只認為自己是千秋推

寫著寫著突然冒出了其實也是翠推的自覺

【ES | 翠千】冬日

  ►HP paro
  ►千秋狮院,翠蛇院


  身为史莱哲林的学生频繁地出现在葛莱分多的交谊厅,客观而言是种诡异又矛盾的状态,至少高峯翠自己觉得这是很冲突的行为,不过葛莱分多的学生早习以为常,他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要不是被某人彻底缠上,他也不会三番两次往这裡跑。


  「唉。」朝着烧得噼啪作响的壁炉叹了口气,瞄了眼把他平静生活搞得波涛汹涌的元凶,一股怨怼的心情便油然而生,「守泽前辈……你不回家吗?」


  「高峯是指圣诞节啊?我没有要回去喔。」拆着巧克力蛙的包装,守泽千秋一脸理所当然。


  「欸……明明是家中的独生子?」这答案令翠十分讶异,因为在他的认知中千秋...

【ES | 翠千】守泽前辈与四季

  ►段子发想来自日版前几日的公告把千秋的名字误植成「守泽千冬」


  前几日因校务系统误植的关係「守泽千冬」这个看似熟悉但好像哪裡不太对劲的名字,便大喇喇地出现在偶像科各个班级的电视广播上,高峯翠还记得当时自己过于在意自家队长是否突然多了个兄弟,约莫魂不守舍了整节课。


  「话说回来不管是千春、千夏、千秋还是千冬都能当作名字呢!」明明误植事件已经过去了不少天,铁虎却又将旧事重提,咬着小贩部的炒麵麵包若有所思地道,「不知道队长是不是因为在秋天出生才被取了这个名字呢~」


  「说起来守泽前辈的名字确实带有秋这个字呢,虽然整个人和夏天没两样就是……」秉持着不想因正常吃三餐而再长高的...

卡池十連就出塗個鴉還願

【i7 | 星巡3+4】水晶兔(Alba主從組)

  身为Alba的新王,宝石在他眼中与其说是种收藏品不如说是一种物件,对以产出矿物闻名的Alba而言,宝石有时甚至会取代金钱功能,成为国家外交的贸易手段。


  登基后积极拓展外交的Carnelian能握有的优势并不多,过往的历史是阻挡这颗星球前进的桎梏,Alba要抹去曾作为侵略国的负面印象并不简单,但丰富的矿产一直是其他星球垂涎的资源,所以他步步为营,谨慎为国家铺下通往光明的道路。


  阅尽所有珍稀与华美的宝石,从逼近无价的鑽石到未经处理的低廉原石,Carnelian能认得大部分具有价值的石头。


  但作为堂堂一国之主,居然对廉价的水晶工艺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当手指转着有着...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