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最近学校太忙了……报告实验一大堆
只好放个馒头照浮个水
手上有一篇特殊paro的翠千
不过还没写完TT

  2

【ES | 凛泉】等价交换

  对于骑士的成员他一向没辙,但多数时候都还算在能应付的程度之内,就见招拆招的能力而言濑名泉多少还有点自信,只是骑士中的某人似乎每每挑战着他的底线……好比现在的情况。


  「练习的时间已经开始了,该适可而止了吧——くまくん?」


  基于末子半拖半请都没办法叫醒凛月,岚也实在没办法的窘境下,只好轮到他亲自出马,至于他们的王吗……当然是依然故我地趴在地板进行即兴创作,完全沉浸于灵感不断涌现的自我世界之中。


  只见凛月睡得一脸安详,彷彿周围的吵杂都无法将他从梦乡中吵起,伴随着浅浅的呼吸声,胸膛规律地起伏着,要不是人尚在呼吸恐怕他都要怀疑躺在眼前的是具尸体,而不是活生生的人类。...

  11

【ES | 翠千】やくそく

  ►梗与灵感来源,非常感谢夏树!!!

  ►未来paro,模特儿翠x俳优千秋

  ►自我流私设注意


  久违地与熟识的后辈同行回家,几丝紧张感在心中化了开来,以手指扯鬆束缚颈部的领带,顺畅地呼出一口气,守泽千秋仍觉得彷彿有什么东西依旧绑着自己,怪不自在地。


  「千秋さん果然不适合西装呢。」看着千秋一连串的反射动作,翠噗哧一笑,要投身于战斗的英雄穿着西装勒住自己老半天,确实委屈了些。


  眼前这个人一向对西装格外苦手,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


  「嘛,毕竟缚手缚脚的不好伸展。」下意识地又想去拉领带,千秋这才发现老早被自己扯到最鬆...

  34 2

【ES | 狮心】错觉

  ►レオ泉レオ无差

  ►此篇为泉视角,泉→レオ


  濑名泉有一种错觉,名为习惯的错觉。


  手指不自觉按上了胸口前的领带,顺着视线某种尚未习惯的色彩映入眼帘,属于冬天的冰霜在乍暖还寒的初春中融化,曾经的湛蓝也随着新学期的展开而萌发绿意。


  绿色的领带,那是梦之咲三年级的代名词。


  一样的团体,相同的同学,不变的学校,对多数人而言年级的转变只是种必然的过程,但对他而言……改变的实在太多太多。


  他的世界彻底改变了,只因失去了作为重心的唯一色彩——属于月永レオ的橙色。


  每当经过B班的教室时,他的双眼总是不自觉望向裡头,彷彿寻找着什么,又好...

  12

【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一等星

  ►六月的旧文

  ►2017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夜空中◇最亮的星」

  ►部分活动剧情捏他有

  ►些微过去捏造有


  「嗯──果然今天的大家很奇怪呀!」单手拖着脸颊,噘起嘴唇明星スバル独自在无人的教室咕哝着,「明明平常都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今天看到我都马上跑掉呢,我又不会吃人……」


  平时喧扰的2A教室难得一个人也没待着,格外安静的氛围让明星几乎怀疑自己待错教室,或许吵闹的日常在他心中早已成为一种理所当然,但当回归独处的场合时,他才会意识到……名为习惯的可怕。


  习惯会让人产生错觉,稍不留意就会遗忘所经历的曾经。


  スバル不时会想起,一年前的自己一无所有...

  12

【UL】Good night.

  原先紧贴床沿的手动了动,关节因无力而发出摩损的噪音,人偶噘起嘴唇似乎有话要说,然而下一秒却将欲出口的言语往肚裡吞,独自嚥下满腹苦涩。


  「大小姐,别憋着,会闷坏身体的。」坐在床边的绿髮侍者苦笑,替侍奉的主人重新拉上被弄乱的被单,细心地抚平上头的摺痕。


  那小小的手拉着紫色的衣角,带着最后的撒娇与依恋,「布劳……」


  隔着纯白色的手套,侍者伸出了手掌轻轻摩挲人偶的手指,明知那至始至终是没有温度的假肢,仍希冀能将自身的体温传递出去。


  「薰衣草有助眠的功用呢……大小姐睏了吗?」见人偶的眼皮有逐渐阖上的迹象,绿髮侍者轻声询问。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令人放鬆的...

  1

【ES | 翠千】タカラモノ(翠生日贺文)

  ►返礼祭要素捏他有

  ►未来paro,内含部分私设

  ►平面模特儿翠x俳优千秋,交往前同居

  ►关于称呼。翠→千秋:千秋さん,千秋→翠:翠


  八月二十九日。


  滑开手机萤幕的锁屏,高峯翠看着上头的时间显示不禁叹了口气,今天是他的生日,然而所剩不到一个小时。


  再过一会,零时将至。


  打开门后走入玄关,如预期般半盏灯也没开整间屋子漆黑地很,对此翠并不意外,只是多少有点落寞的情绪,「千秋さん果然已经睡了呢……毕竟那个人的作息很正常啊。」


  行程表排定时就请经纪人特地在这天安排了休息,谁知前几日被临时通知有化妆品公司的周年庆活动,因为代言过不少...

  25 2

【ES | 翠千】打上花火

  ►标题来自DAOKO × 米津玄师的歌曲『打上花火』

  ►流星祭要素有,为后续衍生

  夏夜的薰风拂上他的脸侧,汗水随着脸颊的弧度滑下,落在胸前裸露的锁骨上,一股湿黏的触感令高峯翠眉头一揪,叹息脱口而出,「唉……好热啊……」

  即便远离了祭典的热络,点亮的灯火与汹涌人潮带来的热度仍尚未退去,闷热持续依附着肌肤,让翠不禁怀疑来树下乘凉只是自作聪明,毫无任何消暑的作用。

  流星祭演出结束后,离祭典正式结束还有些时间,其馀流星队的成员都去逛摊子了,只有他觉得筋疲力尽、全身痠痛,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歇息。虽然翠对射击摊位的大奖吉祥物娃娃兴趣浓厚,但最终疲倦的感觉大...

  29 4

【A3! | 天幸】美丽

  皇天马觉得瑠璃川幸这个人十分美丽。

  无关那男女莫辨的清秀脸蛋,抑或如同琥珀色泽的眼瞳,若是世俗所定义的貌美,尚未长大成人的幸或许差了那么一丁点姿色。

  指节不明显的手指有条不紊地穿针引线,没过几分,纤细的指尖将线的末端打上结固定,又是一次收边的完成。

  流畅地好似没有半丝犹豫。

  对于专注于缝纫的幸,天马总是难以别开目光,俗话说认真的人最美丽,最近他似乎能体会这样的概念。

  一举手一投足,幸的种种细节都在侵蚀他的注意力,像是着了魔,眼中彷彿只能看见瑠璃川幸这个人,容不下其他的存在。

  幸的美在于自身所流露的气质,自然而纯粹,毋须其馀矫饰,因为那些都是多馀。

  ...

  10

【ES | 翠千】主题式段子:晨曦、脚踩袜

  ►翠→千、翠←千注意


  【晨曦】


  刺眼的晨光鑽入窗帘的缝隙,淘气地落进他的眼。


  反射性地伸出手复于双眼,守泽千秋试图遮掩那令他灼目的光芒,迷煳的意识在半梦半醒中不断挣扎。


  「唔……」满脑的昏沉与使不上力的身躯,令尚未消除的睡意浓了几分,使他兴起了再度将脸埋入枕中的念头。


  但一想到后辈那张抑鬱的脸蛋,瞌睡虫便刷地一下全部跑光。


  拥有低血压体质的千秋过去总会黏着床不放,没赖床个一时半刻是很难完全清醒的,但自从有了接后辈上学的重要任务,即便起床对他而言再怎么艰难,都有了全力以赴的冲劲。


  「早安!」双手拍拍脸颊,对着镜子裡的自己道...

  2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