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第二年的烟花

  ►接续打上花火这一篇

  ►翠千已交往,翠高二,千秋已进入演艺圈


  看着身旁塞了满嘴摊位小吃的守泽千秋,高峯翠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不管是前辈那异常高涨的情绪,抑或是到了夜晚依旧音量不减退的嗓门,都证明了他并非身处于梦中。


  「前辈,你可以捏一下我的脸颊吗?」


  这太不真实了,好不容易有假可放的前辈怎么会答应他的邀约呢?前辈宁可陪他来祭典人挤人,也不想待在家独自休息?


  「高峯你在缩啥么啊……」显然没认真听他讲话的前辈活像是隻仓鼠双颊吃得鼓鼓的,满脸欢喜地将插了章鱼烧的竹籤递到他的面前,「这个很好粗喔!」


  此刻的翠已经不想去计算从刚才开始千秋究竟吃了多少东西,只能认份地吞下热腾腾的章鱼烧,连同那无法出口的委屈一同下肚。


  似乎从和前辈会合后就一直是这样的模式,到处走走到处看看,路边的小吃感觉很可口所以买了,不停在买东西吃与被喂食中循环。


  这好像和他预期中与前辈单独约会的景象不太一样,不……是太不一样了啊!?两个大男人只顾着吃吃喝喝,说有多没情调就有多没情调!


  但无论他有多么委屈,甚至到了口头禅都快脱口而出的地步,只要是在这个人面前他就连半个抱怨的音节都吐不出来,实在逊得可以。


  正当他进行着十分丰富的内心剧场时,食完章鱼烧的前辈手上已多了一份大坂烧,扬起弧度的嘴角还沾着点不经意留下的美乃滋,「果然祭典与夏天是十分相衬的词语啊!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不知不觉有些兴奋过头,哈哈哈哈☆」


  「前辈你是小孩子吗……都吃到脸上去了。」带着无奈的心情他伸手抹去前辈嘴角上的酱料,然而本是自然的反射动作却在他意识到那代表了什么后,手指马上害臊地缩了回去。


  「高峯果然是细心的孩子啊,我都没有注意到呢!」


  与他的态度截然不同,前辈坦荡的态度令他的困窘成功升级了一个档次,这简单的互动让他更加确信守泽千秋果然是个神经很大条的傢伙──要不就是装傻功力十分了得。


  「啊,那边的射击摊位奖品好像很豪华啊!裡头是不是有高峯最近很喜欢的那个、那个叫做睡觉君的傢伙……」


  「是好想睡君。」


  「对!就是那个!高峯你不是很努力在蒐集吗,不如我来帮你一把吧……☆」


  还没等他答应,前辈便风风火火跑向了摊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了老闆零钱,当他回过神时前辈已经拿着玩具枪对准了摊位上的头奖,也就是他心心念念已久的好想睡君限定玩偶。


  专注于目标的前辈相当安静,瞄准了目标的琥珀色眼眸像是熊熊燃烧的星火,映照出了几分火光,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如此觉得,但守泽千秋安静下来时真的是十分好看的一个人,天生带有偶像独有的气质,是会夺走人目光的那种。


  他看得快要出神,差点忘了这个人现在是在玩游戏而不是站在舞台上。


  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前辈只用了三发子弹便将布偶击落。而击中奖品的那一瞬间,前辈既没有大呼小叫也没有冲过来给他拥抱,只是回过头朝他露出笑容,没有言语。


  不经意地,他跌进了那双闪烁着光芒的双眼裡。


  「任务大成功!英雄把人质解救出来了……♪」笑吟吟地将玩偶塞进他的怀裡,前辈笑得比他还要开心,「就当作是今天高峯约我出来的谢礼。」


  忽然间,他觉得不管是约会的气氛还是意外拿到的玩偶都不重要了。


  能够拥有眼前这个人已是过分奢侈的幸福。


  「前辈……」他支支吾吾想着该如何接话,而此刻在夜空绽放的烟火打断了他的思绪,绚烂的流光肆意点缀无垠的黑幕,争先恐后迸裂出最美的花火。


  他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趁着烟火爆炸时向前辈告了白──如同作梦般,前辈亲口答应了他。


  在众人的目光皆落在高空烟花的时刻,他静悄悄地摘下了前辈头上的战队面具,趁着前辈的注意力在烟火之上,冷不防地朝脸颊亲了一口。


  那红色的面具,正好是最完美的遮掩……偷偷藏起他独佔英雄的瞬间。


  「高、高峯──」昏暗的光线中前辈红着脸蛋,马上体现了恋爱一年生可敬的战斗力,「……会被别人看到的!」


  「不会的……没人会在意我偷袭前辈的。」狡黠的笑意掠过他的眼角,久违地对前辈使了坏,「如果有,那就请英雄对天下昭告恋情吧……开玩笑的♪」


  「高峯!」

评论
热度(25)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