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流星队】HP paro段子集中

  ►第一篇流星队中心,后两篇翠千

  ►千秋与铁虎狮院、奏汰鹰院、忍獾院、翠蛇院


  【各自擅长的科目】


  「队长的话,果然是实战吧?」南云铁虎实在想不出比实战更适合的答案。


  「同意铁虎君是也,说到这一块的话,在下第一个想到的也是队长大人是也。」仙石忍也跟着附和。


  「『千秋』特别擅长『黑魔法防御』呢~」身为同年级的深海奏汰笑眯眯的,不愧是在场和千秋熟识最久的人。


  「黑魔法防御术吗,完全不令人感到意外的答案呢……唉。」与前辈正好相反,该科目成绩惨兮兮的高峯翠叹了口气。


  「咦!你们的反应也太不热络了吧,就算是我也会受伤的喔——」对于队员们冷淡的反应,守泽千秋表示严正抗议,「话说回来高峯还没讲对吧,自己擅长的科目哇☆」


  「我、我吗……」本以为侥倖逃过一劫的翠顿时慌了手脚,支支吾吾地似乎不是很愿意回答,「一、一定得回答吗……我不能拒绝吗……。」


  「逃避禁止!越是困难越要勇于挑战这样才是英雄……☆」


  「欸……讨厌茄子的守泽前辈讲出来好没说服力……」想到打死也不吃某种紫色蔬菜的某人,翠不禁皱起眉头来。


  「哦哦哦哦哦!高峯你在说什么呢——」


  守泽千秋进行了话题迴避。


  「先别管鬼叫的队长了,轮到翠君回答了唷。」


  「在下很好奇翠君擅长的科目呢!」


  「不用『紧张』,『翠』只要『慢慢』回答就好,噗咔噗咔~♪」


  某位葛莱芬多的队长完美被队员屏蔽在群组对话框之外。


  「药草学……」翠的音量细如蚊蚋,因羞耻心爆棚而脸蛋逐渐变红,「药草学,我擅长的科目……为什么一定得自己说出来呢,好忧鬱……好想死……。」


  果然是八百屋家的儿子呢。这是在场流星队的各位心中浮现的共同心声。


  对于拿手的科目会抱持这种态度的,大概也只有出生于八百屋家的高峯翠同学了。


  【猫头鹰】


  俗话说主人和猫头鹰都是一个样,有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猫头鹰……对于这样的理论,此刻高峯翠不能再认同更多。


  守泽千秋的猫头鹰此刻正亲暱地蹭着他的脸侧,要不是猫头鹰只有翅膀没有双手,恐怕老早朝他熊抱了也说不定。


  「和前辈一样擅长骚扰别人……唉……。」


  他叹了口气,对那隻毛色和某人髮色出入一辙的猫头鹰自言自语着,眼中写满了无奈二字,或许他就是对守泽千秋这个人没辄吧——连同他的猫头鹰在内。


  

  「高峯你怎么啦!英雄是不能垂头丧气的——」朝着眼前的对象进行精神喊话,守泽千秋紧握拳头,巴不得将自己的元气分一点给对方。


  然而那个被鼓励的对象……是翠的猫头鹰。


  只见鸟笼内的猫头鹰缩了缩身子,原先蓬鬆的羽毛瞬间萎缩,庞大的体积在几秒内自主变成了压缩包,接着踏着爪子向后退了一步,恨不得将自己黏在鸟笼的角落,省得被奇怪的人类不停骚扰。


  一双鸟眼委屈巴巴。


  「高峯,这傢伙该不会是生病了吧?」将头转向猫头鹰的主人,千秋问得满脸认真。

 

  「前辈……你到底是在叫谁……。」

 

  翠说完才发觉,认真计较这个问题的自己也和前辈一样蠢。


  【秘密の言葉】


  从以前开始他就不善于拒绝他人的请求,因为光是拒绝这个动作就会带来很大的心灵负担,所以他总是想着先答应好了,之后在看情况慢慢淡出。


  而他最大个疏忽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并不适用于麻瓜的三观,要是他早点发现是不是能少去很多麻烦呢……不,他从被守泽前辈拉着强行穿越九又四分之三的月台开始就是个天大的麻烦。


  老实说,今日他依旧迷惘着自己是否适合待在所属的学院,他甚至认为一定是搞错了什么才会被分类帽扔进史莱哲林,当下只是觉得守泽前辈很烦人不想和他待在同一个学院罢了,现在回想起来……他或许,是有那么一点后悔吧。


  「高峯!欢迎来到葛莱芬──」一名褐髮的三年级生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琥珀色的眸子亮亮地闪烁着期待的火光。


  见某位葛莱芬多的名人不合时宜的擅自发言,在场的目光焦点从静待分类的孩子转移到了守泽千秋身上,但没多久目光再度聚焦回此刻坐在椅子上的孩子。


  高峯翠见站起来的人是那位在王十字车站十分烦人的前辈,反射性地揪紧了衣角,脑中只剩下「不要葛莱芬多」强烈而不情愿的念头。


  葛莱芬多的音节尚未完全消散于空气中,分类帽便抢先一步喊出了高峯翠的所属学院,那一瞬间可说是惊骇了在场所有师生──


  「史莱哲林!」


  史莱哲林的学生一向以他们的血统为傲,儘管这样的传统逐渐被时间所冲淡,隶属蛇院的学生仍然大多数为纯血,好比天祥院家的孩子,好比朔间家的孩子,都是些家世显赫的古老巫师家族。


  像他这样出生于麻瓜家庭中却拥有潜力的奇葩,最恶劣的情况是被人叫做麻种的……而他也确实有遇过这样子的人,无关对方是不是同为史莱哲林的学生,那是种相当露骨的种族歧视,他知道的。


  即便如此,他身边依旧围绕着许多温柔的师长与同学,让他知晓,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着温暖的事物。


  高峯翠想过很多次,要是在车站遇上的人不是守泽千秋──那么今天的他会如何?


  他果然、还是想感谢这位烦人得要死,但总是替他着想的前辈。


  但这些话他会当作秘密收进心裡,至少在守泽前辈毕业之前是不会说出口的……因为那是如同魔法的语言。


  一旦说出口,就会失效啊……。


评论
热度(13)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