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ES | 翠千】打上花火

  ►标题来自DAOKO × 米津玄师的歌曲『打上花火』

  ►流星祭要素有,为后续衍生

  夏夜的薰风拂上他的脸侧,汗水随着脸颊的弧度滑下,落在胸前裸露的锁骨上,一股湿黏的触感令高峯翠眉头一揪,叹息脱口而出,「唉……好热啊……」

  即便远离了祭典的热络,点亮的灯火与汹涌人潮带来的热度仍尚未退去,闷热持续依附着肌肤,让翠不禁怀疑来树下乘凉只是自作聪明,毫无任何消暑的作用。

  流星祭演出结束后,离祭典正式结束还有些时间,其馀流星队的成员都去逛摊子了,只有他觉得筋疲力尽、全身痠痛,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歇息。虽然翠对射击摊位的大奖吉祥物娃娃兴趣浓厚,但最终疲倦的感觉大于想逛摊的兴致,所以选择在树下休息。

  离开祭典前杏前辈问过他要不要再买碗刨冰降降温,但他一看见附近卖冰的摊位都大排长龙,摇了摇头便拒绝了。

  他一向害怕麻烦。

  望着远方绚烂四射的光线,耳边依稀还能听见来自祭典的种种喧闹,时间拉长,闷热逐渐侵蚀他的思绪,背部倚着树干翠不受控制的点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突然一股冰凉袭上他的脸颊,刺激着末梢神经。

  睁开双眼,隔着透明的矿泉水,影像折射下前辈的脸蛋在他面前无限放大,吓得他惊呼声欲将呼出。

  「高峯,还好吗?」守泽千秋晃着手中的冰水,一脸担忧的看着似乎不是很好受的后辈,「如果不舒服的话,可别硬撑。」

  接过冰镇后的矿泉水,翠迷迷煳煳地回答,「没事……只是有点热。」扭开瓶盖,咕噜咕噜嚥下几口开水,清凉在体内扩散驱逐原先的燥热,一种被拯救的感觉。

  「水……谢谢前辈。」老实道了谢,翠爬起身子。

  「真的没问题吗?」关乎健康问题,千秋语气难得严肃了起来。

  你这个人总是这样,比起自己他人永远摆在第一位……逃避千秋关心的视线,翠没有将心声说出口,无声无息地吞回肚子裡。

  「没事……前辈别再问了,我没事。」其实脑袋还有点昏,他不晓得为何要选择如此倔强的回答,就好像在闹脾气那般。

  有那么一瞬间,那双褐色的眼闪过了複杂的色彩,翠深知自己出口的话语具有多大的影响力,但他当作没有看见。

  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扬起了弧度,千秋绽放出一抹熟悉的笑容,「没事的话我就放心了!多依赖我一点也没有关係的高峯!」

  千秋拍拍翠的背,开口道,「听说要放追加烟火呢!刚才因为表演没能好好欣赏,如何!要去吗高峯☆」

  「前辈不要那么烦人的话我就去。」

  「高峯……你刚刚用了烦人这个词语吗!」

  「是前辈的幻听吧。」

  ※

  他用汤匙舀着碗裡的刨冰地送入口中,动作麻木,明明是清爽的口感却觉得食不知味。或许是因为人群都朝可以观赏烟火的地方移动了,经过刨冰摊位时意外没人在排队,在千秋半推半拉之下买下了今天第二碗刨冰。

  看着上头淋上某人代表色的红色糖水,翠瞄了一眼身旁点了哈密瓜刨冰的那个人,不禁叹了口气,「唉……。」

  自从被拉进流星队后,他每看见红色总觉得忧鬱,明明蓝色才是属于忧鬱的颜色,对此高峯翠认为他可能是病了。

  得了名为守泽千秋的病。

  「唔?高峯不吃吗?冰要融化了唷!」咬着汤匙,千秋满口含煳不清。

  「前辈,吃完再讲话。」

  望着桥畔下自己模煳的倒影,翠觉得手中这碗刨冰彷彿永远也吃不完。

  ※

  现在的夜空十分宁静,几颗星子点缀其中,蔓延出没有边界的黑暗,他屏息凝气,静待烟火升空的时机到来。

  翠斜眼瞄了身旁一同观赏烟火的前辈,整张脸写满了期待二字,褐色的双眼闪烁着光辉,如同稚气未脱的孩子。那张脸蛋本来就相当童颜,要不是胸前挂着绿色的领带,头一次见面时他还以为遇上了同级生。

  金色的光点化作笔直的光线划破无垠的黑幕,达到临界的高度后瞬间迸裂,小小的光芒炸裂成无数光点,染上各种绚烂的色彩点亮整片夜空。

  伴随震耳欲聋的声响,各色花火争先开花,翠看着接二连三的烟火,心中某些情感似乎随着漫天烟花──无声绽放。

  今夜最大的烟火已悄然升上高空,在盛开的瞬间翠开口了。

  「前辈,我喜欢你。」

  简单的两个字像是魔法般十分美丽,虽然灿烂却也是相当寂寞的语言。

  如同一闪即逝的花火,用尽一生勇气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最后──什么也没剩下。

  他刻意挑了烟火爆开的时机,是因不想要让心目中的那个人听见他的声音,对于自身的胆小他有一定的认知,他的勇气或许在将喜欢说出口的时候就所剩全无。

  高峯翠是不敢向前踏出步伐的胆小鬼,打从一开始就做好将思慕与爱恋藏在心中直到前辈毕业,然而一时的冲动,让那可能一辈子不会说出口的情感,开花了。

  「高峯,其实我也──」

  理应认真看着烟火的那个人,竟然把烟火丢到一旁,张开双臂给了他大大的拥抱,像是要把全身的热度传染开来那般,充满了热情与活力。

  当下翠的脑袋一片空白,对于单相思的恋爱能够时常见到对方,他不敢再去奢求更多。

  所以不管是千秋说的话,还是意义截然不同的拥抱,都不在他的料想之内,翠彷彿失去继续思考的能力,被名为守泽千秋的意外杀个措手不及。

  伸出不停颤抖的双手,他已略显僵硬的臂膀回应了来自千秋的拥抱,一点一滴拉近彼此的距离,最后生涩地将整个人拉入怀中。

  「前辈,你可以再说一次吗……」翠细碎的声音落在千秋耳边,像是撒娇一般,软软地。

  抚着翠茶色的柔软髮丝,千秋再次开口,那样的话语要他说几次都没有问题……从今以后。

  「我喜欢你。」

  烟花绽放最后一丝火花,恢復原样的夜空,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29 4
评论(4)
热度(29)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