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ES | 翠千】主题式段子:盛夏、蔬菜、夕阳、苦涩

  ►翠→千、翠←千注意


  【盛夏】


  高峯翠一向不喜欢过于炎热的夏季,奔腾的暑气好似蒸发了整个季节,刺眼的阳光日日教他双目烧灼,就连呼吸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比平时难受了几分。


  彷彿一旦走神便要融化于酷暑带来的热度之中。


  但他总觉得今年的夏天比往年还要令人生厌,或许是因为平均温度又刷新记录了吧,他如此说服着自己。


  「天气好热……好忧鬱……」


  无法化解的燥热感使他烦闷不已,恨不得夏天能马上从四季中被除名。


  「唉……」


  但他知道真正令他烦恼的并不是气温。


  「高峯怎么无精打采的?可别输给夏天了啊!」


  ──而是那比盛夏阳光还要炽烈耀眼的存在。


  【蔬菜】


  流星队挑食的人还真不少,扣掉自己直达一半的人数,身为菜店儿子对此高峯翠并没有表示什么,顶多偶尔唸几句挑食不太好,他不知这是否为职业病的一种表现。


  毕竟他不喜欢被人强迫,所以也不会去强迫任何人。


  但自从发现他的前辈真的是打从骨子裡害怕茄子后,高峯翠不时在上学前将家裡新鲜的茄子塞进书包裡,神不知鬼不觉地。


  「高峯早呀!今天是流星队的活动日,要打起精神……等等!高峯你手裡怎么拿着如此邪恶的东西!」


  每当这个时候,他元气十足的守泽前辈便会立即向后倒退数十步,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无比,彷彿刚才的满脸朝气都只是假象。


  他望着手中那滑不熘丢的紫色蔬菜,想着就算是无所不能的英雄还是会有一两件苦手的事情,原本满脸鬱闷的他竟然噗哧地笑出声来。


  「前辈,挑食是不好的哟♪」


  或许是心情上有所转变,原本沉重的步伐变得轻盈许多。


  【夕阳】


  被守泽前辈留下来做了带球上篮的特训。


  今日不是篮球部活动的日子,放学后的球场只有自己与前辈两人,想到这裡高峯翠格外地忧鬱,漂亮的眉毛呈现八字状态几乎要纠结在一块。


  刚才前辈亲自示范了带球上篮的标准动作,就概念而言有篮球基础后就算无法当场学会,多少也能做出类似的动作,然而他认为自己做不到,只能拿着篮球死命瞪着地板,觉得慌张。


  「高峯是努力就做得到的孩子!别担心!一定没问题的☆」带着一贯的爽朗笑容,前辈努力为他应援着。


  「欸……不行的啦……」叹了口气,别无选择之下他不情愿地做了初次尝试,然而却因上篮动作不够确实而在半空中失去了平衡,「呜哇──」


  篮球因反应不及而从手中滑落,身体腾空他脑袋一片空白,直到瞥见了栗色髮丝才惊觉自己掉落的方向会撞上前辈,「前、前辈快闪开──!」


  有那么一瞬间,他从那双褐色的眼眸瞧见了几丝不曾见过的慌乱。


  砰。


  他的思绪被坠落带来的冲击与疼痛所打断。


  「疼……。」吃痛的睁开双眼,预料之外……前辈的脸蛋在眼前放大了好几倍,令他吓得连话都说不好,「前、前、前辈……」


  被压在身下的那个人没有答话。


  馀晖将两人的身影染上一片茜色。


  但此刻高峯翠只觉得──前辈的脸蛋比夕阳还要火红。


  【苦涩】


  望进那些许飘着热烟的褐色液体,守泽千秋陷入了天人交战。


  和是否喜欢甜食无关,他只是单纯地对苦味感到棘手,说到底都这个年纪了还不敢喝咖啡,听上去的确像像个荒唐的笑话。


  「咦……前辈不喝吗,明明已经送上来了?」他的后辈拿汤匙搅着点来的奶茶,疑惑的情绪全写在脸上,毫无保留。


  「啊、呃……该怎么说呢……好像是我画错菜单了呢!哈哈哈☆」他傻傻笑着,爽快地承认了摆在眼前的事实,「刚好对苦的东西不太拿手,正在想该怎么办呢。」


  停下手中的动作,后辈的嘴角难得浮现了一丝笑意,「欸──前辈的舌头真像小孩子呢。」


  接着将装有奶茶的马克杯推到了自己面前,「交换吧,既然前辈喝不了的话。」蓝绿色的眼漾出了几分温柔。


  「高峯真是体贴的好孩子呀,真想摸摸你的头☆」


  「前辈你敢把手伸过来的话就自己把咖啡吞下去。」


  打消想要摸摸后辈的念头,他接过递来的杯子,连忙啜了口热饮想要化解眼前的尴尬。


  明明是具有甜味的奶茶,在他口中却有几分苦涩的滋味。


  12
评论
热度(12)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