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英千】夢物語の続き/白日梦的延续(Web再录)

  ►对于目前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所释出设定的各种捏造

  ►皇帝英雄没在谈恋爱,恋爱要素十分淡薄


  夢を掴め、

  そして、叶えて。

  

  明亮轻快的前奏从耳麦流入的瞬间,或许是错觉,也或许是手灯的光芒照得他炫目不已,以致于双眼产生了类似视觉暂留的残影──无瑕的羽翼自雪白西服的身后无声展开。


  自凡人不可触及的遥远彼方降临,天使在他的面前抬起了高贵的手。


  无形的指挥棒凌空划出了音符的轨迹,温柔而纤细的嗓音与曲调合而为一种祥和的音色,整个会场彷彿被谁施予奇蹟的魔法,连同台上的演出者在内陷入如梦似幻的氛围之中。


  他曾经见过这般风景。...


【ES | 英千】夢物語の続き

  ►A3!×ES×i7 ONLY2  新刊試閱
  ►戀愛要素淡薄
  ►捏造劇情有

  「白色情人節禮物嗎……」望著已被擱置多日的白色信封,守澤在書桌前發出了難得的長嘆,雖說自從進入夢之咲學院後煩惱就沒有少過,但能令他煩惱到這種程度的恐怕是第一次。

 

  返禮祭遲滯不前的狀況與攸關自己發展的推薦函,兩者皆是容不得開玩笑的要緊,就算有人要他從中區別出最重要及次要,他也無法做出選擇啊。守澤十分擔心流星隊後輩一直沒遞交的企劃書,同時也煩惱著自己畢業後的進路。

 

  可謂蠟燭兩頭燒,勞神又費心。

 

  但現實並不允...

【ES | 英千】友達じゃないよ

  ►未来时间轴捏造(已从梦之咲毕业的英智&千秋)

  ►皇帝英雄没有在谈恋爱


  友達じゃないよ/不是朋友唷。


  他和天祥院之间究竟属于何种关係,这麽多年了守泽心底还是没有答案。


  曾经在Saga企划的临时组合期间被姬宫提问过「像是副会长那样的幼驯染关係吗?」,他连忙澄清并不是那样,当时年纪尚幼的他们不过是寥寥无几的面缘关係──或许连朋友都称不上吧。


  双方性格差异极大,嗜好与部活的方向性也完全相反,势力敌对的学生会与奇人所属团体──檯面上的他们是不可能并肩站在一块的。


  「虽然很多年了,但我一直对那时千秋向我发出战帖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呢。」隔着半壶红茶...

【ES | 英千英】呪い

  指尖沿着掌心的凹陷描绘出线条,刚粗浅学会看手相的守泽盯着不属于自己的手掌好一会,若有所思地开口,「确实,天祥院的生命线很长呢。」


  与自己中途就断开的弧线不同,那线条不但偏长甚至还一路连接到掌心的外缘,是标准被人称羡的好命相,但拥有的本人似乎很不以为意。


  「你也知道的,我从不相信这种东西哦。」


  起初因为青叶热衷于这些领域的缘故,天祥院也跟着学了点皮毛,但唯独各种命相这块特别不信邪,生来病弱的他早已在孩提时代接受了这一点也不温柔的残酷世界,只要他尚留有一口气,死亡就会如影随形。


  收回伸出的手,守泽本来想试着琢磨一些词彙说服对方,最终还是没能挤出点什麽,要...

【ES | 英leo】Checkmate

  ►追忆四捏他有


  纤长的指尖摩娑着棋子的顶端,那种刺激末端的触感带着溷杂了几丝陌生的怀旧,他好似许久没有下过一场完整的国际象棋,又好似不久前才与人进行过不分胜负的对弈,那是种偶尔会发生的、时间在一瞬间错乱的恍惚感。


  「真怀念呀。」天祥院英智对着无人的座位如此说道,嘴角牵起了优雅的弧度,「当初也是在这个地方呢。」


  眯起蓝色的眼眸英智喃喃。许多事情如同过眼云烟,有着一头橙子髮色的少年彷彿仍坐在椅子上晃着双腿,以无视规则概念的方式在棋盘上对着他的领地进攻,作为一场标准的国际象棋很明显这样是不合格的,但那日他却下得比过去任何一场都来得起劲。


  毫无章法且不可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