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i7 | 和泉兄弟】我們的夢

  ►只是想寫いい兄さんの日


  他一直是遠眺著那樣的背影長大的。


  與七瀨家的同齡的兄弟不同,他與兄さん之間有四歲之差,也因為在年齡上有這般無法縮短的距離,在成長的道路上歷經了一些不著痕跡的波漣,而那些彷彿微不足道的波動卻足以使他們曾連成一線的道路產生了分歧──而後漸行漸遠。


  一織沒有做不到的事情,一織無論什麼事情都能做到最好──如果要以一個詞彙來精確形容他截止至不久前的人生,大概會是「模範生」吧,出色的學習力讓他不曾體驗過失敗,只要花費極少的時間就能輕易將任何事情上手。


  和泉一...

【i7 | 三月生贺】想顺利帮兄さん庆生是否搞错了什麽

  ►结尾有微量和泉兄弟CP要素


  以指尖轻轻揉着太阳穴,和泉一织试图缓解濒临崩溃边缘的思绪,他必须冷静下来,身为完美高中生没有什麽问题是无法被顺利解决的——但他实在小看了团员潜藏的破坏力。


  「二阶堂さん,你难道就不能想点办法吗?」


  无力回天的他将矛头转向了自家队长,擅自期待着这场闹剧尚有挽回的馀地,毕竟对方是成年组之一又兼任长男般的地位,比起控场失败的他,队长一声令下或许来得更有用些?


  「イチ你这也太为难人了吧?事情发展成这样连哥哥我都没有办法了哦?」


  「……」


  该怎麽办才好呢?他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日子的努力直接付诸流水吗?...


【i7 | 和泉兄弟】来自十七岁完美高中生和泉一织君的烦恼

  ►1月3日是和泉兄弟日


  自诩完美高中生的他最近有一个天大的烦恼,不,用天大这个词语来形容或许有点夸张,毕竟以科学的角度切入没有什麽问题是无法被解决的,若迟迟卡在某个槛上过不去,不过只是没找出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罢了。


  他必须冷静地、有逻辑地好好面对这个烦恼。


  「みっきー抱起来热热的好像暖暖包喔。」与他同龄的团员四叶环此刻整双手环住自家哥哥娇小的身躯,身高的差距刚好能让下巴顶着橘子色的头顶,「みっきー在做什麽啊──布丁吗?」


  「OH,タマキ实在是太狡猾了!」六弥ナギ见状也跟着贴了上去,画面活像是两隻熊抱着小松鼠不放,感觉稍微用力一点就能把三月直接压扁,「...

【i7 | 和泉兄弟】与期待背道而驰的(一织side)

  ►13,31无差

  ►此篇为一织视角


  自诩完美高中生的他,必须迎合世间对于「和泉一织」的种种期待,作为偶像需笑脸迎人,作为学生需品学兼优,而作为和泉家的孩子,他是从不让人操心、成熟且稳重的么子。


  所以如此卑劣又失常的情感──他不能拥有,也不配拥有。


  ※


  「下次的节目录影是和TRIGGER一起呢!太好了又有机会能见到天にぃ──」从经纪人那裡听说了下週週末的工作预定,七濑陆欢喜的情绪全写在了脸上,毫无保留。


  「麻烦七濑さん不要因为见到九条さん就失了做为IDOLiSH7主唱的分寸,例如脱口而出那足以暴露你们兄弟关係的称呼……」啜了一口马克杯裡...

【i7 | 和泉兄弟】Afternoon

  ►CWT49发放的和泉兄弟无料


  望着桌上两份外型迥异的造型鬆饼,和泉一织成功陷入了人生的两难之中。


  「怎么办……」


  今天是学校期中考结束的日子,还记得前几日和四叶さん做着考试总複习时,端着果汁进来打气的兄さん特地提了这件事情,说为了奖励他们认真複习考试,考完当天会做好特製点心等着他们回家。


  虽然知道这是为了让四叶さん提起干劲的奖励方法,但他仍然相当期待这天的到来,毕竟很久没吃到兄さん亲手做的点心了。自从IDOLiSH7每个人的专长领域产生分流后,兄さん接到主持通告的频率变高了,而能在宿舍施展手艺的机会自然跟着降低。


  身为蛋糕店的小孩鬆饼这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