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翠千】英雄の役目

  ▶ズ!!章四捏他有

  ▶大概是翠→千风味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麽我是失控流星p


  「这个……未免也太……」


  过份了。直播影片中异常刺眼的光线以及心脏逐渐膨大的股臊声没能让他将这句话说出口。理智似乎以超越秒数的速度游走中,他生硬地扣住指节,避免手机从发凉的掌中坠落——然而精神体感上他彷彿历经了一次跳楼的坠落感。


  这个人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巨大的疑惑哽在他的喉头,吞下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酸液在胃袋中失序地翻搅,他可能有点想吐了。


  伪善?确实流星队的的主打印象是正义战队偶像,但所谓的正义是站在需要帮助的人身边给予支持,就像守泽前辈常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这样的行为原来看在他人眼裡是伪善吗……?


  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在脑内横冲直撞,他说过自己并不是聪明的人,这种艰涩的议题对他而言似乎有些困难。


  但他知道这样的词彙对流星队而言,是种诋毁。


  甚至能轻易毁掉流星队一路努力累积而来的成果。


  「怎麽啦高峯!你肚子不舒服吗——运动可以改善肠胃喔要不要和我一起啊……☆」


  这个瞬间,脑海中浮现的是返礼祭舞台沐浴在斑斓光线,飞舞在眼前缀有金边的白色披风,以及彷彿可以包容一切温柔而美丽的宇宙。


  守泽前辈在他眼前笑了,与平常不一样的是那抹总是无懈可击的笑容中,带着几丝站在身旁的他才看得见的泪水。


  真正的英雄是不求回报的——因为笑容即是等值的报酬。


  从那时开始他如此深信着,这个人活着所秉持的信念。


  虽然他无法像守泽前辈做得那麽好,那麽地无私那麽地博爱,但稍微往前一点点,慢吞吞的他或许也能追上那个宽阔的背影吧。


  「好吵啊……你稍微看一下这个守泽前辈。」


  他希望这一次不会再是红色的英雄选择孤身奋战了,就算披风变得破破烂烂还要独自迎击整个世界的恶意什麽的,未免也太残酷了。


  不想轻易否定这个人一路所耕耘的成果,所以就算这并不是他所擅长的事情,也要选择咬牙挑战。


  因为他好歹也是个英雄哪。


  「守泽前辈,你先优先行程上的工作吧。」


  前辈因故而缺席的未来篇,就由他们后辈来出演吧。

 
评论(1)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