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翠千】中央空调依存症

  与守泽前辈一同上学俨然成为了他日常裡的一部份,无论是晴雨还是暖凉,天气似乎无法成为英雄放弃例行公事的理由,从最初的百般不愿意到现在的习以为常,高峯对于自己竟然习惯了早晨从听见守泽的大喊开始,感到了些许的惶恐,不过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情绪。


  「守泽前辈……你不冷吗……?」在人人巴不得把身体裹成粽子的冬季裡,只有他家前辈还捲着制服外套的袖口,傻傻地让整双手有一半面积的面积暴露在仅有个位数的气温裡。


  与衣衫过于单薄的前辈相比自己可是做足了抵抗严寒的准备,要不是无法连人带被走进校门,他老早就把保暖的歪脑筋动到棉被上头了。


  「唔?高峯你的问题好奇怪哪,现在是冬天当然会冷啊。」


  「……」


  说的也是,前辈体温再怎麽高也还是人类,他问什麽没大脑的问题呢……。


  「啊,高峯你是问这个呀。」举起反摺至手肘的衣袖,彷彿要向外人展示什麽般守泽胡乱挥了几下臂膀,「大概是习惯了吧,总觉得捲起袖子比较好活动呢!」


  「……光是用看得我就觉得快冷死了。」想起同样也捲着袖子趴趴走的同班同学,令他不禁怀疑起运动部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话说回来他也算运动部的人……


  「什麽高峯你会冷吗!不用客气儘管投向我温暖的怀抱吧!我的胸口随时欢迎你哦……☆」


  在即将被某人擒拿之前,高峯迅速拉开了足足有一公尺的安全距离,「仗着自己体温高不做好保暖小心有一天会感冒喔前辈。」


  「哈啾──」


  「那、那个……守泽前辈你要不要围条围巾啊,虽然很不愿意但我的借你好了。」


  「抱歉哪高峯,天气好像真的有点冷呢!」顺手接过绿色格子的围巾,守泽终于给出慢了半拍的反应,「等等,高峯你刚刚说了不愿意这个词吗!」


  「没有啊……还有已经绿灯了喔前辈。」


  ※


  若非必要性打死他也不想自愿来到三年级所在的楼层,先不提三年级是偶像科怪人最多的年级,光是某几位难以相处的前辈就足以令他退避三舍,尤其是守泽前辈所在的三年A班,令他苦手的前辈有好多位。


  正当他带着恐慌的心情进行着长达一分钟的心理建设时,出乎意料外三年A班的门直接被推开了,与他对上眼的人是UNDEAD的羽风前辈,「喔呀?这不是小守家的后辈君吗,怎麽站在这裡发呆?」


  「啊、那个……有点事情想找守泽前辈……」抱着装有流星队下次演唱会企划书的牛皮纸袋,他以眼角馀光瞄着教室内部找寻着前辈的身影。


  经过走廊时恰巧碰上正在发送各团体企划书的杏前辈,见那小小的製作人快各种外务而忙得焦头烂额,便自告奋用说了请把流星队的那份转交给他处理,反正他和守泽前辈可以见面的机会很多。


  「请问守泽前辈在吗?」


  「你还真不走运啊,小守他刚才──」


  「千秋他早退了喔。」


  「守泽那傢伙明明感冒还硬撑着来上课,都说了病人就该休息还笑笑地说没事超~烦人的。」


  「因为佐贺美老师看不下去,就请三毛缟把他架去保健室了。」


  突然被三年级的前辈们团团包围,吓得他险些将手上的牛皮纸袋摔在地上,视线在来自前辈们的目光与地板之间不断游移,用尽最后一丝勇气的他还是相当没出息地逃离了现场。


  感冒?身体不适?早退?诸多与认知不符的词彙浮现于脑海之中,回想起早上守泽前辈那与平常无异的模样,高峯突然觉得不是前辈装没事的功力了得,要不就是他的观察能力差劲得可以。


  ※


  「有够冷……为什麽我非得提着大包小包去找……唉,算了。」面对接近黄昏又下降几度的气温,认份地将围巾多缠了几圈,以免刺骨的寒风在不注意的时候鑽入衣服的夹层内冷得他唉唉叫。


  独自回到家时理所当然地被家人关心了怎麽没和守泽前辈一起回来,毕竟前辈很注重礼仪,没打算走入店裡也都会打声招呼,于是他便解释了人家早退的事情,接着被大惊小怪的老妈塞了满袋子的蔬果,说平时受前辈那麽多照顾还不赶快去探望人家。


  「可恶冷死了……亏前辈平常还能若无其事地在外面活动……不,就是因为这样才感冒了啊那个人……。」


  拜守泽前辈一年四季皆如火球的体温所赐,光是并肩而行就能赶跑些许寒意,要不是今日单独放学成为了契机,他还不知道没有某人在身边的冬天竟然有如此地寒冷──突然有点想念起总是不听人话就自动黏上来的暖气机了。


  虽然有想过无人应门的可能性,但姑且还是按了门铃,拎着两袋特地挑过的蔬果,站在门前高峯思考着要不要顺手写几份营养食谱给前辈。


  「来了──高、高峯!?」


  前来应门的人是守泽。


  接着门马上被关上了,留下原地傻眼的高峯。


  「……」


  「抱歉哪高峯!我、我现在的样子羞于见人!」


  「什麽羞于见人,难不成你是全裸吗!?」


  抢先在守泽锁上门前扭开门把,高峯气急败坏地将半个身躯卡在门缝之间,紧挨着牆壁的手臂使劲勾着重量不轻的蔬果,看上去十分狼狈。


  「不就只是穿着睡衣而已吗……」


  短短几秒内他思考了无数种羞于见人的状态,连最离谱的裸体都考虑过了,没想到守泽前辈只是很普通地穿着睡衣,顶多气色不佳,看起来随时会倒地的样子。


  「高峯你好变态……!」在狭小的玄关中试图寻找能够遮掩身躯的物品,守泽慌张地逃到了矮柜之后,只探出一颗栗色的脑袋,「怎麽可以偷看英雄变身前的模样呢!」


  「蛤?」


  这个人是因为感冒连脑袋都不太好了吗?


  高峯看了眼自己提来的大量蔬菜,裡头似乎有某个紫色长条状的傢伙──守泽前辈最害怕的那位。


  正当动着替守泽前辈煮个茄子全餐的歪脑筋时,几声勐烈的咳嗽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抛下双手的慰问品他连忙赶到病人的身旁,「前辈你还好吗?」


  持续乾咳了好一阵子,总算能够好好呼吸的守泽先是反射性点了点头,接着摇了摇头,让扶着人的高峯满头雾水,正当想要继续追问时才发现守泽不是无法回答而是哑了嗓子,「我扶你去房间吧。」


  落在肩头上的重量比预期中来得轻了些,可能是不久前才给守泽前辈当过肩车的缘故,总觉得整个人瘦了不少。作为替身演员及篮球部部长确实有定时锻鍊着身体,但整体而言身材略为纤细,尤其腰足足细了他一圈,明明实际的身高差距只有三公分来着。


  装了杯温水给人润了润喉咙,见守泽的脸色从苍白转为正常的肤色后高峯才解释自己登门拜访的理由,「我是来给前辈送慰问品的……不过我妈好像操心过头了,所以朝裡头塞了不少东西……。」


  「前辈的双亲都不在家吗?」


  「通常这种时候都是不在家的,因为都还在工作……只是感冒而已不想让他们太担心。」从床头柜翻出了口罩,守泽顺手递了一个给高峯,「生病算常有的事吧,还没到无法自理的程度,所以不用太担心我哦……☆」


  面对那抹灿烂过度的笑容,他突然想起了佐贺美老师曾经交代过,要是看不惯的话可以直接揍这个人,有什麽不满要好好说出口才是青春──之类的。


  「你是笨蛋吗?」


  虽然高峯很想直接给守泽一拳看人会不会稍微有点自觉,但说实在他没有什麽揍人的经验,就连小时候兄弟吵架都没有他出手的份……可能是在真正动手前他就已经哭得一蹋煳涂。


  所以他决定弹额头就好。


  「好痛……高峯你生气了吗?」揉着额头无辜地喊疼,向来不擅长掌握后辈情绪的守泽苦着一张脸,深怕自己又会说错话。


  「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我借厨房煮个粥好了,守泽前辈你老实在床上待着。」


  「喔……喔!」


  掩上门前高峯顿了下脚步,特地转过头来看了守泽一眼,「要是你倒下的话……会很困扰的。」


  少了守泽前辈的烦人与不打招呼的肢体接触,他总觉得哪裡很奇怪,或许衣更前辈说的对,大概一天没被守泽前辈拥抱就觉得浑身不对劲。怕热的他在夏季确实不需要不请自来的中央空调,甚至认为乾脆捆起来堆在仓库算了。


  但现在是寒冷的冬天──正是他依存着温暖的季节。


  待脚步声离去后,明明体温正常脸蛋却像是发烧的守泽陷入了人生大溷乱,「欸?高峯他说了困扰这个词吗?那个平时总是照三餐嫌弃人的高峯?」


  「原来高峯也有可爱的时候啊……」


  守泽忽然觉得生这场病是值得的,但如果说出口高峯一定会生气吧。

评论(4)
热度(6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