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英千】夢物語の続き

  ►A3!×ES×i7 ONLY2  新刊試閱
  ►戀愛要素淡薄
  ►捏造劇情有

  「白色情人節禮物嗎……」望著已被擱置多日的白色信封,守澤在書桌前發出了難得的長嘆,雖說自從進入夢之咲學院後煩惱就沒有少過,但能令他煩惱到這種程度的恐怕是第一次。

 

  返禮祭遲滯不前的狀況與攸關自己發展的推薦函,兩者皆是容不得開玩笑的要緊,就算有人要他從中區別出最重要及次要,他也無法做出選擇啊。守澤十分擔心流星隊後輩一直沒遞交的企劃書,同時也煩惱著自己畢業後的進路。

 

  可謂蠟燭兩頭燒,勞神又費心。

 

  但現實並不允許他如此踟躕不前,眼下返禮祭遞交企劃的時限將至,而時間也逐漸向畢業二字邁步,要是再繼續猶豫下去可該如何是好呢。

 

  「說實在的不想再欠那傢伙人情哪,畢竟確實受過不少幫助……尤其是和奏汰作為兩人流星隊的時候。」

 

  若是沒有天祥院的適時協助,以那種時空背景、那種情勢下,大量流失成員的流星隊面臨空中解體也只是早晚的問題。明明作為元fine的成員,理應沒有那種餘裕才是,最後仍舊選擇了提供不少志工性質的工作以利流星隊的存續。

 

  「超新星的時候也是,沒有天祥院作為中間協調的話,在遊樂園進行演唱會恐怕也只是癡人說夢吧。」撫著去年夏季流星隊在活動結束後的合影,守澤露出了懷念的笑容。

 

  真的是受過了不少幫忙啊。

 

  正因為如此,才不想再從對方身上謀取什麼利益哪,以個人原則而言是不太喜歡欠下人情的,在無法做出等價償還的前提之下。

 

  雖然以天祥院的性格而言,或許會說「這不過是你我之間的投資關係罷了,是商業行為喲,千秋你可別誤會是什麼友好的證明之類的。」,帶著優雅的笑容撇清一切關係,但在他的認知中能為對方付出到這種程度的──也只能是作為對等關係的朋友了。

 

  彷彿能想像對方以不疾不徐地的語調說著,為了目標換作是他可是會不擇手段,畢竟沒有足夠覺悟在殘酷的業界可是無法生存的。理智上或許能接受,但在情感上他不想輕易地接受妥協,或許他就是天真吧,心中尚懷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望。

 

  想成為孩子們理想中的形象,想繼續懷抱著純真而美好的碎片,若不選擇拋棄某些東西──難道就無法成為英雄了嗎?

 

  讓你能夠呼吸得輕鬆一點──守澤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絕非是能輕鬆找到立足點的場所,熱情會被時間消磨,再怎麼努力面對現實也可能徒勞無功,演藝界就是如此無情且足夠擊潰心智的地方。

 

  一封來自天祥院英智能疏通人脈的推薦信,或許像是狡猾地抄了捷徑,但綜觀結果而言終究是屬於過程的一部份,而守澤千秋能否接受全看價值觀的切入點。

 

  「果然還是覺悟的問題嗎……」

 

  守澤知曉不可能永遠作為光鮮亮麗的英雄,只要想朝著這個理想前進這種煩惱勢必有增無減。

 

  憧憬與現實是不會相交的平行線,而他作為偶像最大的課題是從其中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平衡點。

 

  深吸一口氣,如同要給自己打氣般,守澤開口了,「……沒事的,一定沒問題的!」

 

  跨越無數個曾經哭泣的夜晚,以些許顫抖的手割開上頭的紅色封蠟,今日的他要向過去的自己給予唯一的答覆。

 

  ※

 

  降下迎向最終回的五色帷幕,背負一身斑斕星空的英雄收起留戀離開炫目不已的返禮祭舞台,準備完全踏下台階時正好與即將上台的皇帝四目交接,「喔喔喔!接下來輪到你們了啊!」

 

  皇帝在英雄的眼眸中看見了墜落的星星,在燃燒殆盡之時綻放出最耀眼的光彩,皇帝不由得想起DDD決賽的那個夜晚,惡戲的星星似乎也是閃爍著類似的光。

 

  他們都有著一雙偶像才會擁有的眼。

 

  「涉,桃李,還有弓弦,你們先過去整裝吧。」揮手示意要同伴先向前,皇帝站在台階之前攔住了英雄的去路,「千秋,你應該不會介意我在這裡向你提問吧?」

 

  「嗯?可以是可以,但接下來就要輪到fine的演出了哦?」

 

  「所以關於這個問題,希望你不要思考太多直接回答我就好。」

 

  沐浴在舞台散射出的光芒下,逆著光線源頭的皇帝悠悠地啟口,「如果有一天你非得在成為英雄與成為偶像之間做出選擇,你會怎麼做呢──千秋?」

 

  皇帝希望英雄能給予不違背真心的回答,卻也不希望答案因此而失去趣味,然而在刁鑽的問題下兩者是難以兼顧的,皇帝正是基於這點才提出問題。

 

  「那我會成為偶像。」

 

  毫不猶豫地,英雄凜然的正面給予答覆。

 

  而在皇帝的眉毛即將因喪失興趣而拉平的瞬間,再度開口,「──並作為一名英雄活著。」

 

  超出預想的回答使皇帝忍俊不禁,笑得連眼角都擠出了淚光,「那樣未免也太狡猾了吧?」雖然這話由他來說沒有說服力就是。

 

  「夢想這種東西還是貪心一點好啊!你說是吧天祥院……☆」豎起了大拇指,英雄露齒而笑完全是滿足的表情──接著伸出了緊握的拳頭。

 

  「千秋這是要和我打架的意思嗎?雖然在真緒借的漫畫上看過,但果然還是不太了解這個動作的涵義呢。」皺起眉頭,顯然地皇帝不是很理解庶民文化。

 

  「這是少年漫畫的定番動作喔!齊心協力的熱血場面必備!」

 

  「原來還能從千秋嘴裡聽到特攝以外的詞彙,令人有點意外呢。」

 

  「這時候只要用拳頭傳遞感情就好,來吧來吧天祥院……☆」

 

  望著蓄勢待發的那隻手,皇帝一瞬間腦中浮現出諸多想法,包括過去與現在以及不遠之後的未來,他們曾經交織而出的故事還有即將畫下的藍圖──不過目前只存在於他的腦海就是。

 

  「雖然不想承認,但我果然還是不擅長應對你呢,千秋。」

 

  帶著無奈的笑意,皇帝伸出了拳頭碰上了來自英雄的熱情之拳。

 

  充滿回饋心意的白色情人節裡,粉絲看不見的帷幕之後兩人的身影互相交錯,英雄邁出步伐向著未來前進,而皇帝踩上階梯準備為曾經的傳說寫下最後的休止符。

 

  或許沒有人能夠想像,就連本人也從未想過,過去曾在DDD首戰正面交鋒的兩人──在名為返禮祭的最終舞台上會是這樣的光景。

评论
热度(1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