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千秋中心】少年の夢(守沢千秋誕生祭2019)

  ►剧情涉及「追憶*流星の篝火」内容请注意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搭配着「败北の少年」→「ベノム」→「キミノヨゾラ哨戒班」以上三首歌曲观看

  ►千秋生日快乐!!


             僕らは地を這う

               まだ地を這う


       ── 少 年 没 能 成 为 英 雄 ──



  少年时常做着梦,站在无数命运交会的十字路口上,遇见了所有世界线的自己,在那些可能性中绝大多数的守泽千秋都抵达了理想的彼端,无论形式如何最终都成为了「英雄」这样的概念。


  而他如同徬徨的孩子兀自地伫立于正中央,与每一个守泽千秋擦身而过──作为其中唯一的「未完成体」。


  他暂时还无法想像自己也到达尽头的那一日,因为光是挺起腰杆站直身子就已经用尽力气,为了不走偏道路,只能一步一步地小心向前,甚至没有多馀的心力能够抄捷径……应该说没有那个实力能够。


  坠落的无色泪水尚未被定义上色彩,也意味着能够成为任何颜色。


  「好想成为英雄哪……。」


  少年仍在匍匐前进。


  仍在匍匐前进。


  ※


  面对刺伤心脏的恶毒言语,践踏自尊的精神凌迟,抑或充斥着纯粹暴力的行为,他选择卑微的全数吞下。没有勇气也没有立场选择反抗,只能天真地相信情况总有一天会产生好转,等待着无垠黑夜落幕后的黎明。


  但并不是轻易能扭转的现实哪。


  诅咒着自己的同时,也诅咒着曾经最喜欢的英雄。


  以正义之名拯救弱者的英雄终究属于虚拟作品中的梦物语,在盛行淘汰制的现实世界裡,像他这种脆弱不堪的个体,即便喊到声嘶力竭也不会有人愿意伸出援手的。


  对于破碎的英雄手办弃置不顾,放弃相信可能性的他同时也放弃了形同于信仰的存在,那个一直以来支撑着内心,作为勇气源头的最初英雄。


  「抱歉哪,忘了没能成为英雄的我吧。」


  少年吞下了勐毒,被迫匍匐于地。


  ※


  「给我等一下──!」隻身冲入溢满苍蓝光线的舞台上,他正式成为计划之外的不速之客,在被谁早已编撰好的剧本中并没有新增角色的预定,更无英雄变身的转折场景。


  此刻,冲破框架的他打破既有剧情,从无声的旁观者变成了故事的主人公──纵使,在他所描绘的蓝图裡自己从来都不是英雄的候补人选。


  台下满是倒喝采的嘘声,彷彿没有人期望他的登场。


  是啊,抛下了理想与期待的他早就丧失了站在这裡的资格。


  「晚安!趁着『你这傢伙是谁啊』的氛围要报上名号囉,我是『流星队』的守泽千秋!」


  或许这个世界真的不存在英雄吧,在无数个哭着入眠的夜晚裡他不时怀疑着,所谓的英雄是集合了孩子们的憧憬,如同希望般的象徵,无论对象是谁只要予以求救便会全力以赴,彷彿拥有无坚不摧的身躯及屹立不摇的心智,是能守护一切──无比强大而温柔的存在。


  至少不是他这种失意少年能够胜任的角色。


  「如果这世界没有英雄的话──就由我来成为英雄吧!」


  但是、但是啊。


  即便双脚颤抖,害怕的快要无法组织词彙,他还是要站在台上大声地发表自身主张。这并不是特摄中常见的变身桥段,更不是被谁所期待的未来。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大声说出口的──英雄就在这裡喔!」


  仅仅是一名叫作守泽千秋的少年再平凡不过的人生罢了。


  少年改变了少年。


  ※


  「你来了啊。」


  于是,他理所当然回到了这个地方。


  所谓无限的可能性意味着平行世界的存在,在诸多世界线都被赋予英雄定义的守泽千秋,本应不可能对彼此产生连结,但正因为他是那其中的例外,才拥有再现这个世界的条件。


  被守候多时的这个世界终于迎来了结局──作为偶像的守泽千秋成为了完全的英雄。


  「那麽,再会了。」



     ── 少 年 与 未 来 的 他 们 同 在 ──


        未来を少しでも君といたいから叫ぼう 

         今日の日をいつか思い出せ 未来の僕ら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