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ES | 翠千】拝啓英雄03

  翠千新刊《拝啓英雄/敬启英雄》試閱03


  ►模特儿翠 x 俳优千秋

  ►未来时间轴,私设多


  ►试阅01 / 试阅02


  经过医生的评估他顺利出了院,只要避免激烈运动、持续每日復健的功课,韧带受伤的状况便会逐日减缓。出院时负责照料他的护士还特地写了一张卡片送给他,说她从高中起就是自己的粉丝,受伤一事虽然遗憾,但她期待能赶快看见守泽千秋的復出。


  经纪公司方面因为担心旗下艺人的身体状况,强制塞了一个月的假期要他自行安排,还嘱咐经纪人就算他閒得发慌也不要替他安排工作。


  「能够休息是好事吧?千秋さん就安安分分得待在家裡休息吧。」


  「但是一个月未免也太长了,我实在坐不住啊!」


  「那就请千秋さん培养出能好好待住的耐心吧。」


  「高峯──唔。」


  当正想继续埋怨时,某种橘红色的蔬菜直接堵上了他的嘴,不可避免的生味在嘴巴扩散,他被迫叼着整根胡萝蔔一脸有话却无法开口,委屈得很。


  「胡萝蔔富含胡萝蔔素、维生素及部分矿物质,是对身体很好的蔬菜喔,不过因为含有特殊的风味有一定比例的人无法接受,例如……铁虎君。」


  发现自己果然无法养成与对方相同的生食习惯,千秋只咬掉胡萝蔔的尾端,开口,「提到南云……他们现在过得好吗?」因为住院的关係,他觉得彷彿与世界有了脱节,关于同窗与后辈们的近况他并不是非常清楚。


  「比起担心别人,千秋さん倒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大家很好喔用不着你特地操心。」


  将夹着新鲜生菜的火腿三明治推到了千秋面前,翠的指节轻轻地敲了一下透明玻璃杯的杯壁,「早餐我准备好了,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千秋さん做一些家事……但绝对不可以勉强自己,膝盖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


  拨开褐色的刘海,翠在上头落下一个轻盈的吻,「我出门了。」


  「嗯,路上小心!」


  翠出门后他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同时用手机搜寻着当初片场发生意外时的相关新闻,所有网路与平面媒体皆把这场事故称作「意外」,客观而言摄影用的汽车暴冲确实属于意外事故的一环,但对于当事人而言是否真的为意外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不是第一次与该剧组共事,上至导演下至工作人员大家都抱持着兢兢业业的态度在工作,向来细心谨慎的他们不可能发生这种可以事前防范的严重疏失。


  他可以担保,他所信赖的剧组不会因为过失而伤人。


  「如果真的是意外那就好了……」


  但是演艺圈向来不是如此纯良的地方,而他知晓存在的风险并选择投身而入。


  那辆汽车被动过手脚,但在查明真相前导演希望你能保密不要张扬……经纪人来医院探望他时,出口的第一句话并非关心他的伤势,而是让他认清在名为意外的背后更加骇人的事实。


  「对不起哪……高峯。」埋首于臂膀裡,只要闭上双眼就会浮现后辈的笑容,作为前辈、作为恋人,他有千万个不让对方知道此事的理由。


  他说不出口。


  就算是欺骗也好自私也罢,他不希望翠碰触到演艺圈这些不光彩的事物,他愿意独自揽下所有艰难,只为留下一条纯白的道路让后辈安心地走着。


  守泽千秋从来都不是个称职的英雄,因为英雄不能夹带任何私情,必须平等地拯救每一条性命──这是英雄注定无法改变的宿命。


  所以没能成为真正意义上英雄的他,不过是戴着面具的伪善者罢了。


  他是个……失格的英雄。


  ❖


  復健再辛苦他都咬着牙挺过了,然而心中始终有一个没能跨越的槛,千秋知道那是他的固执与倔强。如果对自己妥协、如果对自己说谎,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原谅他了,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现实与理想往往背道而驰,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


  「明明都宣布暂时引退了竟然还有设置专区哪,总觉得对店家有些不好意思啊……」


  指尖抚过印有写真的封面,千秋想起这是曾以梦之咲学院出生的艺人做为为特辑,一连出了好几期介绍的流行杂誌,那次他和奏汰作为流星队的代表登上了封面人物。


  新生代演员守泽千秋,从学生时代开始不变的元气印象,太阳般灿烂的笑容成功掳获许多粉丝的心!如同英雄般火热的男人──目前正在特摄番组全力活跃!


  「英雄……吗。」看着当时杂誌上的人物简介,彷彿有根刺扎入他的心脏,力道不轻也不重,却令他胸口隐约发疼,「确实那个时候的我……。」


  成为特摄演员是儿时的憧憬,在实践成为偶像的途中转变为了前进的目标,但当理想实现的那一刻到来,他发现梦想终究只能成为梦想而已。


  所谓的演艺圈,是无法做梦的。


  「啊,这不是守泽吗。」为了确定是否有看错人鬼龙红郎特地摘下头顶的鸭舌帽,见的确是本人后眉毛不自觉地上挑,「我说你啊,不是应该待在家裡休息吗?怎么跑来街上晃了啊。」


  「好久不见!上次和鬼龙见面是在南云和仙石的节目上呢,好怀念呀……☆」


  「你说那次啊,铁说那集的迴响很好呢。」提起出道后仍然挂念在心的后辈,红郎的表情变得温柔许多,但注意到千秋刻意岔开话题后马上皱起眉头,「喂,我在问你话呢守泽,怎么撇开话题了啊。」


  「哈哈哈哈,这招果然对鬼龙不管用啊!」


  「这不是废话吗,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


  久违在街上遇上学生时代的好友,看在多年情分上,拗不过对方邀约的千秋便答应来到居酒屋叙旧。


  开场寒暄不外乎是各自在演艺圈的近况,红郎说出道时意外与敬人签在相同的事务所,经上头授意便以双人组合的名义进行了活动,本来想等飒马毕业后把人接过来组成当时的原班人马,可惜身为神崎家的继承人终究得面对家业继承的问题,飒马没能顺利走上演艺圈这条路。


  「不过双人组合毕竟不长寿,最后我和旦那还是各自单飞了。」


  「缘分这种东西果然很难强求呢。」


  「是啊。」


  朝空荡荡的酒杯注入透明的清酒,俗话有酒水便能好谈心,红郎便带有目的性将杯子推到了千秋面前,问道,「守泽,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啊,这个吗……目前还没想到那裡。」千秋笑着避开了话题,说现阶段没有考虑那么多,能走一步算一步。


  「这样啊,我以为你会考虑转型的事情呢。」脚伤对讲求动作呈现度的特摄演员而言是相当不利的隐疾,同样演过动作戏的红郎深知受伤的难处才会劝千秋多做打算,「如果你打算转型的话,相信大家都会帮忙的,当年受过你帮助的人可多着呢。」


  以从梦之咲时代累积而来的人脉,要转型虽然不算简单,但也绝非艰难之事,加上打响千秋名气的关键并非擅长特技,而是娴熟而细腻的演技。就算不急着考虑转型,也差不多到了该思考如何拓宽领域的年纪了。


  「我这边有个认识的导演最近在找能给人活泼印象的演员,有需要的话记得和我说一声啊。」


  「鬼龙你还是老样子是个老好人呢!」


  「你要是觉得我人好就别把我倒的酒晾在一边啊。」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顾虑到千秋表态很明显红郎也不好意思再多做追问,这场饭局的话题主导几乎落在红郎的身上,一向话多的千秋意外安静得很,往常这种时候某人一定会大肆谈论自家后辈的表现,像个烦人的直升机父母。


  但今天不光是后辈的事情,他连自己都没有多谈。


  为了避免场面尴尬红郎只好一直替千秋的酒杯添酒,当回过神时才发现大事不妙──守泽千秋不胜酒力可是相当出名的。


  「唉呀……我好像搞砸了。」搔搔头红郎不禁苦笑,开始反省起他根本不该把酒量不好的人约来居酒屋谈心。


  这下不但把人灌醉了,也没能好好听对方倾吐烦恼,身为挚友这样还真是不够意思。


  「啊啊,话说回来我好像没有那傢伙的电话啊。」


  正当红郎苦恼没有联络方式的状况下该如何是好时,挂有英雄公仔的手机突然在桌面上震动,来电显示是千秋在流星队特别关照过的后辈,同时也是现在的同居人兼恋爱对象。


  「千秋さ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到底跑去哪裡了──」


  面对电话另一端噼头而来的质问,红郎连忙开口解释,「抱歉哪高峯,守泽他不小心喝醉了。」


  「咦?请、请问是……鬼龙前辈吗?」


  「啊啊,没错,需要我直接帮守泽叫计程车吗?」望了眼身边醉得一蹋煳涂的千秋,红郎完全不认为躺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的人有独自回家的能力。


  「没、没关係的!我会去接前辈,能请鬼龙前辈先照顾前辈吗?给鬼龙前辈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你别太在意,让守泽喝多了是我的不好。」


  所幸酒醉的千秋不属于发酒疯的类型,除了嘴裡喃喃有词外没太扰人的行为,只见戴了口罩的翠气急败坏的走下计程车,不费吹灰之力将千秋整个人扛起,脸不红气不喘地。


  「你没问题吗?守泽不算特别纤细的那种,但好歹是成年男性啊。」


  「不要紧的,虽然我是做模特儿的但力气很大喔……以前家裡的粗活做习惯了就……」


  「这样啊,那守泽就麻烦你了。」


  临走前,翠不忘向昔日学校的前辈点头致谢,而正当他要关上车门时,红郎却抢先一步叫住他的名字,「高峯。」


  红郎顿了一下,犹豫着是否该告诉对千秋而言最为亲近的这个人,因为他了解千秋的性格,正是因为关係亲密才更不容易把话说出口。


  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开口。


  「守泽他啊,好像有点消沉呢。」

评论
热度(4)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