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ES | 翠千】拝啓英雄02

  9/15台湾ESOnly-绚烂!辉煌的群星祭

  翠千新刊《拝啓英雄/敬启英雄》試閱01


  ►模特儿翠 x 俳优千秋

  ►未来时间轴,私设多


  ►试阅01


  为了配合运镜顺畅的需求,他与共演童星的站位是临时做更动的,而千秋负责的戏份是独立拍摄的,饰演主角队友的他负责牵制敌人拖延时间,与拍摄敌人驾驶汽车是两个分开剪辑的镜头。


  童星饰演的角色是千秋的弟弟,在前段剧情刚作为被成功解救的人质,本应按照哥哥的指示躲在安全的地方,但导演在中途表示想要表达手足之情便请编剧更动了内容,年幼的弟弟在哥哥遇险的那一刻冲出来成功吸引了敌人的注意。


  当轮到摄影汽车追逐战的部分时,无人能预料的事故便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瞬间发生了。


  比起脑袋思索着该如何应对,双脚已抢先一步迈出了步伐,他在汽车撞上人之前奋力将孩子撞倒在地,而他所能运用的时间在救人的时间已用尽……他没能够自救。


  剧烈的冲击使他的思考能力变得支离破碎,仅仅几秒的片刻他还保有自主意识,五感能感受到自己被汽车用力地撞飞,接着重重摔落在地,疼痛像是病毒瞬间蔓延全身。


  他疼得连惨叫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之后发生的事情在他脑中形成一个模煳的概念,带着朦胧的意识他被抬上了担架,脑震盪使他一直有呕吐反胃的不适感,最后便在途中昏了过去。


  或许是这条路走得太过顺遂,所以他从未认真考虑过有朝一日必须面临的转型问题,他能在演艺圈活动到现在都亏了许多贵人的相助,毕竟能在毕业就能顺利找到工作的人并不多。


  虽然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跨足特摄作品的机会,但他也是靠了很多年的努力才争取到今日活跃的成果。出演特摄作品本身就伴随受伤的风险,只是运气好的他在这之前没受过太严重的伤害。


  医生告知他为了他的演员生涯着想,最好考虑是否要继续作为特摄演员而活动,腿部旧伤尚未痊癒再加上这次的十字韧带撕裂,继续出演过于激烈的特摄作品恐怕不是明智的选择。


  急流勇退之下,经纪公司决定向媒体发表「演员守泽千秋因负伤暂时引退」的消息。


  他知道,他不可能演特摄一辈子。


  但他所期望的落幕不该是如此仓促,如同战败的逃跑行为。


  现在所出演的战队系列再过半个月就能顺利杀青,无法回归剧组的他,编剧多半会因应突发状况改写剧情,而名为守泽千秋的英雄将永久缺席在已定的剧本之上。


  两个月的復原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住院期间他不时担忧着自己的未来究竟会如何,每当望向苍白的天花板时,胸口那份盘据已久的不安便悄然扩散,逐渐侵蚀整颗心脏。


  若以这种形式结束他从小憧憬至今的梦想,那对他的打击会有多大……?


  「好久不见哪,千秋。」走入病房的是抱着花束的天祥院英智,一贯地优雅笑意游走在他的唇边,与高中时期的印象相差不远,不必开口就能显露其贵族气息,「听说你住院不少天了。」


  白色的包装中间插有数朵金黄色的向日葵,一旁有白色的龙胆、雏菊及玫瑰作为陪衬,外头以镶有金边的红色缎带固定,是能带给人十足活力的花束。


  「鲜花能点缀枯燥的病房也能调适心情,是美丽又实惠的东西。」将花束放置在病床旁的矮柜,英智继续接话,「向日葵和你很相衬。」


  「天祥院,谢谢你。」没有料到这位同窗会特地来探望自己,千秋试图弄懂对方特地拜访的缘由,因为他知道英智绝对不是为了打声招呼才来到医院的。


  「不会,以前在梦之咲的时候你也来看过我几次,就当作是回礼吧。」


  「天祥院,这好像不是需要回礼的东西……」


  这段日子不少过去在梦之咲的同侪与后辈抽空来到医院探望他,大家都由衷希望他能早日康復重新活跃于萤幕之前,只是对于最为关键的、是否要继续作为特摄演员活动这点,大家都很有默契遵守着保留话题的不成文规定,没人敢轻易碰触他最在乎的这一块。


  然而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呐,千秋,你不做英雄也是可以的唷。」


  蓝宝石般的眼如同看透一切的水晶球,犀利的视线直接穿透他心底最脆弱的防线。


  守泽千秋发现,在这狭窄的病房裡他无处可逃。


  「天祥院,你这句话还真像特摄番组的定番台词啊!敌人的大头目要劝诱主角加入反派阵营之类的台词……☆」


  「千秋你还是这么有趣啊。」勾起抹浅笑,英智不禁想起高中同班时的趣事,其中当然少不了千秋的份,「英雄总是当着别人的面装傻呢。」


  面对隐藏于其中的双关,他选择以暧昧的微笑作为回复,他总是这样明明被他人看破一切,却还是选择了傻笑装作不知情。


  「你要装作听不懂也无所谓喔,毕竟决定权在你手上,而非由我掌握。」


  ❖


  「千秋さん你可别愈做愈起劲,復健可不是比赛跑快不得的……」


  几天后翠抽空来到医院陪同千秋进行復健,復健套餐一天要做三回,其中抬腿的动作一回得重複十几次,实在担心某人会在途中燃起运动魂,翠便提出每次都要陪同的要求。


  「虽然我也很想赶快活动筋骨,但復健时我会很安安分分的!等等高峯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还不是某人每次都不听人话,要不我何必把自己搞得像是监视犯人的警察……唉。」


  叹了口气,翠觉得千秋精力旺盛到简直不像是受了伤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千秋省下这些力气,好好地休息养精蓄锐。


  「十五秒到了喔,千秋さん你先休息会吧……虽然还剩一半但是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就好。」


  「原来已经做到一半了啊!总觉得只是刚开始而已,果然运动中很容易让人产生时间上的错觉呢。」


  以自己的臂膀当作支撑的重心,翠借力使力将人从床上扶起,动作小心而谨慎,深怕有一有差错就会弄疼对方的伤处,「千秋さん,这个角度可以吗?」


  「没问题的,谢谢你哪。」千秋打量着站在眼前的翠,说实在过去他还真没有多少机会能近距离观察自家后辈,总说看习惯身边的人就会察觉不出对方的变化,他想自己或许也是没能发现变化的那个人。


  从梦之咲毕业后他的身高就没再拉高过了,他没有特别在意毕竟也到了停止生长的年纪,但在知道翠高三时的身高足足高了他有五公分这么多,他不禁后悔着为什么当初没能想办法努力拉拔自己的身高。


  翠看着他的时候低头的角度又倾斜了不少,而那双曾经支撑起他身躯的臂膀也结实了许多,很多变化都是不知不觉的。


  当他正大光明的走神时,翠的双手已揽上他的腰,将整张脸埋在他的颈侧,沙哑的声音像是压抑着情绪,「很辛苦……对吧?」


  这一声不轻也不重,却给予内心防线致命一击。


  在这个人面前他想要装做自己很好,脸上挂有微笑,因为他深植于高峯翠脑海中就是如此形象,从见面的那一刻开始,他是元气、热情且可靠的守泽前辈,再难的关卡都会勇敢跨越──英雄没有退缩的理由。


  但是他或许……动摇了。


  「……不辛苦的,只要能重新回去这些并不辛苦。」


  略为捲曲的髮梢蹭着他的脸颊,清新的香气随之沁入鼻腔,带着青草香味的洗髮精,是他半个月前新挑的味道。


  熟悉的髮香令剧烈的心跳逐渐平復下来。


  「就当作是额外得到的休假吧!经纪人总说我太拚命了,嚷嚷着要是我有天操劳过度倒下了可该怎么办,真是个爱操心的人哪,哈哈哈哈☆」


  他告诉自己,没问题的,他不想翠替他担心。


  光是在工作与休息之间反復来往医院已耗掉翠过度的心力,加上翠本身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不希望翠去负担更多因他而生的压力。


  他不能成为干扰翠专心工作的因素。


  「不要讲的自己好像因祸得福啊……真是的。」语毕,翠伸出手指用力弹了一下千秋的额头。


  「呜,高峯你也太用力了吧!」


  「嗯?我倒是觉得很轻啊,或许是千秋さん太敏感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心眼了,一定是有人带坏了高峯对吧!该不会是濑名吧!话说回来你们现在是同一间事务所对吧……」


  他的额头马上受到第二次攻击。


  「我、我说错了什么吗!总觉得今天的高峯特别凶啊。」


  「你这个人真是──你难道没有自觉吗。」揉了下快要产生皱纹的眉间,翠忍住想要叹气的冲动,耐着性子忍受自家恋人是大木头的事实,「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别的男人的名字啊!千秋さん这个大笨蛋……。」


  「高峯,你这是在吃醋吗?」


  「喜欢上你这块木头的我一定也是个笨蛋……唉。」


  ❖


  完成今日的復健额度后,翠便推着轮椅将千秋送回了病房,或许是因为劳动而疲惫的关係,躺在床上翻了几页文学小说便打起盹来。


  「果然是让人无法省心的一个人……。」


  替对方拉起棉被时,翠望着那张打从高中毕业后就不曾变化的脸蛋,时间彷彿在这个人身上定了格,如同他们经历的青春没有逝去,而现在的他们是那个时候的进行式,将过去延续到了未来。


  纤长的指尖轻轻的抚平眼角的皱褶,时间洗鍊了稚嫩却保留了纯真与善良,现在的守泽千秋依然是一名为了他人奉献心力的英雄。


  「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你的难受、烦恼与辛苦。」不经意地,一滴带有热度的水珠落在他的手背上,滚烫得彷彿要蒸发底下流动的血液,「千秋さん,不,守泽前辈……你果然没变啊。」


  千秋并没有改变,改变的人或许只有自己而已。


  他变得贪婪了,想要独佔这个人的全部。


  「前辈总是狡猾地将我隔绝在你的世界之外,因为你不希望我捲入那些危险之中。」


  他没有力量能替英雄挡下所有伤害他的东西,但他愿意作为当英雄变回人类的瞬间、唯一能依靠的避风港。


  「但是啊,打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把我捲入你的人生中了啊。」

评论
热度(4)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