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もう一度、恋をした(试阅03)

  CWT49翠千新刊《もう一度、恋をした/再一次,坠入恋爱》

  ►「バトンタッチ!涙と绊の返礼祭」两年后时间轴
  ►翠为梦之咲偶像科三年生,千秋为演艺界俳优
  ►私设及捏造流星队后辈有

  -

  试阅01 / 试阅02

  -

  「孩子们都有确实『成长』呢~太好了千秋……♪」走在身旁的深海奏汰笑眯眯的看着他,完全就是父母看着孩子长大的欣慰表情,「就算『我们』不在了,也不需要再『担心』了,因为他们已经学会该如何『呼吸』,噗卡噗卡……♪」

  「是啊。」想到这里千秋有些感慨,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父母心吧,看到孩子长大反而会有种寂寞的心情,「他们都是优秀的英雄。」

  南云刚接下队长的职位时他还不太放心,时常关心着流星队的现况,而新手上路的南云也确实会向他这位前任队长寻求适合的意见,但随着时间流逝,现任流星RED也愈来愈少有求助于他的情况。

  因为一旦有后辈需要照顾,身为前辈的自知会油然而生,一些不擅长的事务都会随着必须振作起来而逐渐上手,每个人都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学习到作为后辈该如何配合,以及作为前辈该如何让人信赖。

  「话说,奏汰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最近都连络不上这位同届,千秋本来不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对方居然出现在现场。

  「嗯~比千秋早到唷,『新的』孩子们开始唱歌时就在了~」奏汰指的时间点是低年级流星队进行上半场演出的时候。

  「是那个时候啊,真可惜,要是我能早点到场就好了呢。」千秋也想看看未来将要接手流星队的孩子是什么模样,他相信南云看人的眼光,正如他到现在仍然觉得选南云作队长是正确的选择。

  流星队的孩子们几乎都有着难以忽视的缺点,但那些笨拙的地方都会成为他们向上攀爬的基石,正因为知晓短处,才能稳健的踏出每一步。

  而且守泽千秋知道,这些孩子们都有值得令他们自豪的优点,如同尚未打打亮的原石,迟早能映出温润好看的光泽。

  流星在燃烧之前,是作为宇宙垃圾而存在着。

  但当闪烁光芒时,那是比阳光还要耀眼,倏然划破夜空的一线奇迹。

  「我有『发现』唷。」奏汰说出了一句些许突兀的台词。

  「什么意思?」

  「就是,『千秋』一直盯着『翠』看这件事情……♪」露出了名为笑容的表情,但却带给人怪异感官的奏汰继续补充,「明明『孩子们』都在台上唷……千秋还真是『偏心』呢……」

  「才、才没有这回事呢!」千秋连忙否认,试图自圆其说,「不管是高峯、南云还是仙石我都有好好将他们的身影刻进我的心里喔……☆」

  晃了晃头上的呆毛,奏汰瞅着某张总是不擅于说谎的脸蛋,「千秋果然还是『千秋』呢……身为『演员』,却把真心话全『写』在脸上。」

  「……」守泽千秋忽然思考起,自己是否太容易把内心想的直接写在脸上这件事情,做为一名演员这样确实不太好,不,应该说正因为是演员更不该把情绪都写在脸上。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难不成我从头到尾目光都在高峰身上打转?

  下意识摸着脸颊,千秋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妙。

  「但那并不是『坏事』唷,噗卡噗卡……♪」没有明指话中的含义,如同学生时代奏汰说过的每句带有独特氛围的言语,令人仿佛碰触到了什么,却又搞不清楚真正的形状。

  「走吧千秋,孩子们在『后台』等着我们呢。」

  千秋愣着,发现不仅是自己,他的同伴在这两年也没有什么变化,总是走着一贯的步调,用着寻常人不会使用的方式点醒自己。

  「等等啊奏汰!那个方向是喷水池不是后台啊──」

  ※

  「啊,是守泽前辈和深海前辈!」替他们开门的人是担任现任队长的铁虎,似乎早料到了前辈们的到来,看上去似乎没有特别惊讶,但还是藏不住脸上喜悦的情绪。

  「前辈们都来了啊,在下好感动!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是也……」久违未见两位过去曾经照顾自己的前辈,一时涌起的情绪令忍不由得鼻酸,当习惯的日常逝去之后,仅仅几次的碰面会变得额外珍贵。

  受到同伴们情绪上的感染,在这个场合翠也摆不出前辈的模样,或许是想贪恋这个难得的时光,见到守泽前辈后马上恢复了毒舌的功力,「只不过是守泽前辈而已,这样太大惊小怪了忍君。」

  「高峯你刚刚用了只不过这个词语吗……!」

  「可能是前辈的幻听吧。」

  看着两人吵闹的身影,属于原流星队成员的三人不禁噗哧一笑,那画面过于熟悉,就好像前辈们仍在梦之咲就读一样。

  「翠君和守泽前辈还是老样子呢。」

  「关系十分融洽是也。」

  「感情『真好』呢……♪」

  随两位后辈发表完感想后,奏汰发现不远处两名低年级的流星队后辈一脸很想开口,但不知是否该插话的纠结表情,「啊,要是因为『我们』而冷落了『新的』孩子们可不好哇。」

  「抱歉哪,和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前任队长及副队长,守泽前辈和深海前辈。」过去两位前辈的事迹铁虎没少说过,但基于场合礼貌性还是做了简单的介绍,「守泽前辈当时担任篮球部部长,深海前辈则是海生部。」

  「守、守泽前辈……!」一年级后辈的双眼闪亮亮地,仿佛见到了崇拜已久的偶像。

  「啊。」看向自家的一年级后辈,铁虎忽然想起了这位后辈选择进入流星队的原因,「这个孩子是守泽前辈的粉丝,因为很尊敬前辈所以主动找上了我们,说他非常希望加入流星队。」

  「那大概是去年春天的事情了,当时被这孩子叫住时在下还吓了一大跳呢!」

  「吓一跳……忍君会吓到是因为被发现了吧,隐身术没成功什么的。」身为见识过忍拿着布巾进行隐身的人,翠非常肯定忍术会失败不是因为修行不足,而是布选择的颜色太显眼所导致。

  「啊哈哈……翠君记得好清楚,在下现在非常有想要挖洞把自己藏起来的心情是也……」

  暂时不想参与同伴没营养对话的铁虎轻拍后辈的肩膀,露出爽朗的笑容,「你不是一直很想向守泽前辈要签名吗,快去吧!」要是今天自己和大将差了好几届,在这种特别的时刻一定也会想要和憧憬的前辈要签名留作纪念。

  「嗯!谢谢南云前辈!」点头致谢后一年级后辈便跑去千秋那边了。

  「那孩子真的很喜欢守泽前辈呢……。」见后辈在守泽前辈面前一下手舞足蹈一下原地蹦跳的模样,翠淡淡地吐出感想。

  总觉得有种……。惊觉自己的反应明显是在吃醋的翠猛然甩头,身为前辈还要和作为人家粉丝的后辈计较,未免也太小器了些?

  「翠君……。」忍汗颜。

  「你把心声说出来了喔。」铁虎无言。

  「嗯~翠的脸蛋好像吃了『醋海带』一样,酸──」前任流星蓝的嘴巴马上被行使正义的现任流星红与流星黄捂住,「深海前辈!」

  谁叫他们流星绿的心纤细又脆弱,被这样一点恐怕会伤得不清,要是有人因为情绪低落而缩在角落直到返礼祭结束可就不好了。

  ※

  他们在后台能利用的时间并没有很多,简单几句寒暄已占了大半的时间,途中翠不时瞄向千秋与后辈的方向,一脸也想搭话但又不得不把持前辈风范的模样,论他有多纠结……大概是路过看到心动的吉祥物,身上却没有零用钱可以挥霍的纠结程度。

  结果最后还是没能和前辈说上话。

  「差不多要撤场了唷,下一组团体的表演应该快要结束了,我们得把后台让出来才行。」铁虎示意要流星队离开后台,避免产生占用过久的问题,「前辈们如果要找其他前辈的话,他们好像在天台叙旧的样子。」

  「原来那些家伙聚在天台那啊……谢谢你,南云。」

  临走前忍依依不舍的向两位前辈讨了个拥抱,铁虎向后辈交代晚上庆功宴的地点及叮咛大家回家后要好好休息,翠则是以检查有没有遗落物品的名义,名正言顺作为最后离开后台的人。

  「那个……守泽前辈……。」

  「怎么啦高峯,你从刚才开始就有话想要对我说的样子?」

  向前几步将彼此的距离化为零,以近乎气音的微弱音量,翠在千秋的耳边低语着,「守泽前辈,虽然我当时失败了……但不管是那个时候也好,还是现在也好──我一直都喜欢着前辈唷。」

  「…… !」

  没给人家反应的时间,翠便匆匆离开了后台,留下了目睹一切而笑得十分灿烂的奏汰,以及只差没有原地爆炸的千秋。

  亲耳听到了后辈对自己相当不得了的发言,还没能意会那句话代表何种含义的千秋便在领悟之前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他的感受到脸部温度突然飙高,而脑袋此刻呈现当机状态,暂时无法自主复原。

  将差点成为雕像的千秋推出后台,奏汰笑吟吟地说道,「千秋整个人『红通通』的,好像『章鱼先生』,噗卡噗卡♪」

  「……」

  「唉呀,这么『安静』可不是千秋的『风格』喔。」

  「呐,奏汰。」抿着唇,某些伴随着回忆涌起的情绪在他的心头作祟着,将平静如水的心湖掀起一阵阵紊乱的波涛,那些曾经埋藏于湖底的感情,如同被饵食吸引的鱼儿忽然跃出了水面。

  他不知该向谁诉苦,倾诉这些过于复杂的情感。

  「……我是个胆小鬼吗?」

  绿色的眼静静地看着他,里头不起半丝涟漪,平静得仿佛不是人,「千秋不是『胆小鬼』唷。」

  早已看透一切的奏汰轻轻吐出某个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词语。

  「因为千秋一直都是个『爱哭鬼』啊。」

  (试阅结束)

评论
热度(6)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