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スバル中心】指极星(2018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

  ►2018明星スバル生日企划「化作星辰」

  ►很多活动剧情捏他有(TS追忆及キセキ系列)


  还记得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他总是透过窗子微微开启的缝隙,远眺着无垠夜空中唯一不曾失去亮度的某颗星星。那颗星星,即使被乌云遮掩了原有的光彩,即使被迫蒙上了不堪的阴影,也始终作为最耀眼的恆星──永远高洁而崇高,始终不染上半丝晦色。


  他或许……是想要成为那样的星星吧。


  就像他的父亲,彷彿披着整片天空的星光,带着灿烂的笑容点亮全世界那样。


  「我……」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依然瀰漫着不安氛围的家裡,自己抱着小小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发抖,努力在心中编织着欲出口的话语,不让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就此消灭。


  望进母亲闪烁着複杂色彩的眼眸裡,他看见了悲恸、焦虑、犹豫以及……无奈。母亲是否早已料到了作为那个人的儿子,即使前方的道路佈满荆棘,也会奋不顾身爬上舞台的那个未来?


  「妈妈我是反对的,不希望你和他一样成为偶像,也不想要你进入他的母校就读……但是事到如今,妈妈已经不能阻止スバル的脚步了。」


  瞬间他紧握的拳头不再颤抖。


  一股温暖的力量贯穿胸口,使他目光坚定不移。


  获得了勇气,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俺、アイドルになりたい


  而明星スバル就这么被捲进了名为过往的黑暗中。


  ※


  睁开双眼时,视野所及之处除了纯黑以外还是纯黑,彷彿有人恶意夺走了整个世界应有的光亮,让他支身伫立于残酷而冰冷的空间裡。


  「好黑……好黑呀……?」对于现况,老实说他有一点害怕,因为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与母亲四处奔逃的童年,十分无助却没有任何人能够依靠,独自被迫拥抱通身的寒冷与不安。


  明星四处张望着,期待有那么一丝光线能够照亮这个逐渐令他焦虑的世界。


  汪!


  一声熟悉的叫声使他反射性地转过身子。


  「大吉……是你吗大吉!」看着爱犬朝他兴奋得不停摇尾巴,原先悬在半空的紧张感被缓和了不少,他挠了挠大吉的下巴,突然发现大吉嘴中似乎叼着什么东西,「你这傢伙真的很喜欢闪亮亮的东西呢……☆」


  当正准备追加「就和我一样☆」的台词时,他发现那闪亮的物品格外眼熟,定睛一看……这不是他一年级时埋在樱花树底下的玻璃弹珠吗?


  「大吉乖乖,把弹珠给我喔别不小心吞下去了……」


  然而指尖即将取下弹珠的那一刻,他的爱犬非常不合时宜的开始狂奔,瞬间与主人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


  「欸?大吉──等等我──」


  他迈开步伐不得不开始与大吉你追我跑,在追赶的过程中他隐约察觉到了原本黑得可以得空间,似乎重拾了一点微弱的亮度。


  而他也在认知到世界改变的瞬间,撞见了过去的残影。


  他看见了因为父亲被诬陷的关係,家庭被捲入不得了的风波之中,与母亲多次搬家的自己。


  也看见了重新回到老家不由得掉下眼泪的自己。


  还有,


  「人类一看到纯粹美好的东西,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会想尽办法去玷污它。」


  目标过于纯粹被同学孤立的自己。


  「明星,要不要加入篮球部呢?」


  被小千前辈邀请进入篮球部的自己。


  「只要把重要的东西埋在樱花树下,然后借物许愿,这样愿望就能成真之类的?」


  在樱花树下低头埋着弹珠的自己。


  「太开心了!来、我们牵着手一起跳舞吧……王子殿下♪」


  金星杯的舞台上拉起了北斗的手的自己。


  「我们,不是还没有长大吗?做做梦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会这样想的,果然只有我一个人吗?」


  看着Trickstar变得支离破碎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自己。


  「我也想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偶像,这个梦之咲学院偶像科中的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站在DDD决赛的舞台上与英智顺利和解的自己。


  以及,


  SS获胜时与北斗、真和真绪搭起肩膀的自己。


  「大家也一起唱吧!让世界响彻我们的合奏!」


  汪汪!


  他突然不再追着大吉了,因为大吉停止了奔跑,坐在他脚下使劲摇着尾巴,好像想对他说些什么。


  抬起头,他看见了穿着蓝色与红格子队服的某几个背影,一字排开的三人中间有着尚未补上的空缺,表明着等待某人的归队,那个空位毫无疑问地……是属于明星スバル的位子。


  「明星,你还在等什么?」


  「这种时候明星君总是跑在最前面呢。」


  「スバル,只要少了一个人就不能叫做Trickstar,你不是这样和我说过吗?」


  他看着熟悉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脚步迟疑了。


  或许是盘踞在心底已久的心魔在作祟吧,每当他觉得自己无比幸福时,就会有种错觉,一种他是不是在作梦,而孤独一人的环境才是现实的错乱感。


  他曾经一无所有,如同过于耀眼导致大地寸草无生的太阳。


  就像父亲当年那样只能孤身奋战,最后被不讲理的世界所击倒。


  但现在的他不再是太阳了。


  明星スバル依然耀眼,但散发出的光芒不会刺眼夺目,是在夜空与众多星星一同熠熠生辉的星子──肉眼可见的昴宿星团。


  去吧。


  背后彷彿被人用力推了一把,然而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是那股温柔而坚定的力量莫名地熟悉……或许他知道那个人是谁。


  「ありがと、父さん。」


  一瞬间,代表Trickstar的应援色点亮了空无一物的世界。


  ※


  六月二十二日,在梦之咲度过的第三个夏季,今日是他的生日。


  这个特别的日子,从摆脱虚幻却又带了一点真实感的梦境中开始。


  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是不过生日的,因为对过去的自己而言,那是父亲再也回不到家裡的日子,是不值得被庆祝的,属于他的生日。


  透过玻璃窗洒落而下的阳光将窗边的玻璃弹珠照得闪闪发亮,映照出斑斓而朦胧的光线,他在一年级时将父亲赠予他的宝物埋在樱花树下,相信着父亲说过的与樱花树有关的传说。


  二年级的他曾经动过把弹珠从泥土中挖出的念头,但当时被北斗阻止了,北斗说他已经得到了比玻璃弹珠更耀眼的东西,所以不需要再回头去找当时埋下的「重要的宝物」了。


  「是啊,我早就得到了更闪闪发光的东西了……所以……」拾起即使受到时间的磨损也依然闪耀,如同父亲闪烁着珍贵光芒的宝物,他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


  他的父亲就算有朝一日会被这个世界所遗忘,在他心中──也永远是世界第一闪亮的偶像。


  「所以我把比宝物更珍贵的『回忆』埋在那裡了。」


  明明是透明无色的玻璃弹珠,在他指缝间却隐隐约约地,折射出属于Trickstar的光芒。


评论
热度(11)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