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刀劍 | 三日鶴】白鶴與紅梅

  ►CP三日鶴

  ►些微過去捏造有 


  皚皚白雪紛飛,將大地映照成一片迷離而絢爛的銀白,踏過本丸前院的積雪留下稍縱即逝的痕跡,鶴丸那一身雪白幾乎要與背景化為一體。

 

  雪花飛驟,在寂靜中落下。

 

  始終不變的純粹,總是潔淨得令人動容。

 

  「鶴啊,這麼清冷的早晨裡為何如此早起?」

 

  背後響起薄冰碎裂的聲響,一襲青黛的衣著在白色的世界之中顯得引人矚目,靛青的雙目中映著皎潔的弦月,嘴角微勾,一顰一笑中帶了絕美與不知覺流露的嫵媚。不愧天下五劍最美之名,親眼見過總要人驚艷三分。

 

  三日月輕笑,注目著鶴丸的背影。

 

  「你才是,老人家這麼早起不要緊嗎?」明明也有自己年紀不算小的自知,但鶴丸總是喚三日月為老頭子,雖然曾經動過想要替換稱呼的念頭,但卻早已養成習慣,改不了。

 

  瞇起眼眸,隱藏其中的眉月因此而更加顯眼,三日月的嘴角微勾,揚起了弧度,「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鶴。」

 

  拗不過對方對方的溫柔中總帶了幾絲不容逃避的強硬,鶴丸苦笑,「我是為了尋物而來。」

 

  「鶴遺失了什麼東西嗎?」眨眨眼,三日月訝異著鶴丸的說詞。

 

  「其實也不是丟了東西……或許只是想緬懷過往吧。」宛若琉璃的金色眼瞳透過眼前的景色望向彼方,彷彿能觸及遺落在時光的縹緲過去。

 

  千年之前這雙眼睛曾經見證的風景。

 

  「吾似朝露降人世,來去匆匆瞬即逝。[1]」以衣袖遮掩倏然劃過嘴角的笑意,三日月淡然,「所謂千年也不過爾爾,逝者如斯。」

 

  「但是某些東西雖然短暫,卻能留下永恆的剎那。」

 

  他追求驚嚇,因為能讓他記憶的東西寥寥可數,即便今日記得了往後未必能記得永遠。所以他選擇了這種方式取代總因時間的沖刷而褪了色的回憶,儘管他最後仍存有印象的屈指可數。

 

  「比如說……」

 

  順著鶴丸的視線來到了樹梢的末端,看見了在百花失去光采的季節中凜然開放的幾抹艷紅,愈是冷冽愈能襯托出梅花的嫵媚。

 

  與竹松並列為歲寒三友——恣意盛開於雪白之中的嫣紅。

 

  「那時這花可把我給嚇傻了呢,在這不開花的季節裡竟然有花朵綻放的如此美麗,怪驚嚇的。」想起當年撞見梅花的畫面,鶴丸笑得開懷。

 

  「梅花……」三日月瞇起眼眸,囁嚅,「和鶴很相襯呢。」

 

  未染上任何色彩的純淨與艷冶的朱紅。

 

  浴血奮戰的白鶴,整身雪白染上了奪目的鮮紅……望著樹梢凜然的梅花,來自久遠的畫面瞬間晃過三日月的腦海。

 

  「三日月你剛才有說話?」

 

  面對鶴丸的質問,三日月態度從容,「沒有,或許是鶴聽錯了?」

 

  曾經,在他面前有隻純白的雛鶴站在樹底下眺望著綻放於頂端的梅花,而他獨佔這樣的光景。

 

  雛鶴對著梅花露出的笑顏及閃爍的雙目,至今他尚未忘記。

 

  「嘛,聽錯就算了……」鶴丸咂舌,接著轉投繼續望著梅花,將千年前與現在相同的風景盡收眼底,「不過梅花……真是種令人驚艷的花呢。」

 

  過去與現今相互輝映,彷彿看見了鶴丸身邊有隻雛鶴一同眺著相同的景色,想到這裡三日月笑得深沉,「的確是不錯的花呢,甚好甚好。」

 

  那是來自一段……從過去的時光流轉至今的回憶。

 

 

  [1]豐臣秀吉辭世句: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我が身かな 浪速のことは 夢のまた夢 (吾似朝露降人世,來去匆匆瞬即逝,巍巍大阪氣勢盛,亦如夢中虛幻姿。)



前年年底參加主題企劃的短文,報的是鶴丸組,寫了點清淡如水的三日鶴//


  8
评论
热度(8)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