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若有命运

  ►fate paro,没头没尾也不会有后续请注意

  ►忧鬱系魔术师翠x烦人从者千秋

  ►私设在此


  他觉得这一切十分地荒唐,不管是刻划在手背上名为令咒的魔术结晶,还是此刻一脸笑眯眯在他身旁转来转去的某从者,诸多无法改变的事实令他本来就没得治好的胃痛更变本加厉。


  一定是哪裡搞错了……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有成为御主的资格,更别提拥有召唤英灵的能力了。高峯翠多么希望这全部只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当他醒来时就会回归熟悉而安稳的日常。


  他只是个弱小又没家世、随处都能找到取代他的人,如此平庸的魔术师罢了。


  「唉……。」不知道是今日的第几次叹息,悄悄从他的唇边肆意脱逃。


  「年轻人怎么能成天叹气呢!一直皱眉头多浪费你那张美型的脸蛋啊高峯!」不知打哪来的英灵紧握拳头,表情似乎有几丝悲痛,但很快又自顾自地热血起来,「有什么困难儘管告诉我!不管你身在何处只要呼喊我的名字,就算是地球的另一端,我燃烧之心守泽千秋必定立刻赶到你的身边──」


  无比宏亮的嗓音直穿他的脑门,要当作没听见也难。


  「不是和你说过了我不会成为御主,也不会参加圣杯战争吗……再说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赢得了──」他逃避似的别过头,表态了不想延续话题。


  然而褐髮的英灵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清澈如同宝石的琥珀色双眼不起半丝涟漪,那人启口,语气无比平静,彷彿至今以来的烦人与不读空气都只是伪装,「如果你真是那种只顾自己死活又自私的人,就不会在那个瞬间从英灵座将我召唤到这个世界。」


  那双好看的眼眸漾出几分温柔,彷彿静静燃烧的火焰,耀眼而夺目。


  「当你救下那些幼小而宝贵的生命时,你就已经是名英雄了,而我正是为了回应想要救助他人的纯粹意念,才会获得现界的机会。」


  ──那份深藏内心的正直与善良让守泽千秋认定了这个人作为效忠的御主。


  「高峯要是真不愿意,大可不必和我周旋到今天,直接耗尽三条令咒是最快也是最安全的选择……但是你并没有那样做。」


  他的双眼能看透作为人类的本质,眼前看似不可靠的青年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地无能,也非绝对弱小的存在,所以他愿意相信这个人能成为英雄的「可能性」。


  比起能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道具……他或许对眼前尚未被磨亮的原石更感兴趣也说不定。


  「既然身为我的御主,就别老是愁眉苦脸的!所谓的笑容可是能战胜一切邪恶的究极武器啊……☆」


  正想说点什么的翠抬起头,刚好被褐髮从者过于灿烂的笑容正面直击。


  「好忧鬱……唉……我还是不当御主好了……我可不想要有这么烦人的从者……。」


  「喔喔喔喔喔高峯你刚刚是用了烦人这个词语吗──」


  【同场加映:高峯Master的第一条令咒】


  「高峯,就算我是英灵你这么冷淡我也会受伤的喔──」很明显被他的冷漠态度伤害的某位英灵以十分夸张的语气大呼小叫着,不偏不倚踩中了他最后一丝的理智边缘。


  终于受不了这位过于烦人、过度擅自热血又不听人说话的娃娃脸英灵,高峯翠冷不防地吐出了带有绝对力量的词语。


  「……闭嘴。」


  瞬间刺眼的红光乍现,带有相同颜色的图腾作为光环的形状瞬间扫过房间,刚好穿透了守泽千秋的身躯。


  「唔──?」摀着嘴巴,褐髮从者发现自己突然不能随心所欲地开口,整张脸明显写着慌张二字。


  「咦……?」察觉事情有异的翠反射性地看向右手手背,发现本应三条妥妥刻在上头的令咒竟然少了一条,「骗人的吧──」


  晃着俨然失去其中一条令咒的手背,高峯翠恨不得叫眼前的从者一拳把自己打晕。


  

  「唉呀唉呀,还真是对令人头痛的笨蛋组合呢。」作为本次圣杯战争的监视者──天祥院英智不由得摇头叹气。


评论
热度(7)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