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ES | 翠千】青春的终焉

  ►弹丸AU请注意

  ►有一方死亡情节请注意





  高峯翠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像是根过度紧绷的弦,稍有不慎就会应声断裂,游走在随时都会崩溃的边缘。


  从被宣告必须自相残杀的那一天开始,他夜夜辗转难眠,无论是反复从噩梦中惊醒,抑或是眼眶下方痕迹愈来愈明显的黑圈,都不是以「看起来没精神」这样三言两语的形容能够了结的。


  他从以前开始就对人生倍感困惑,但自从被捲入这场无法抽身的杀戮后,他的困惑在各方面的精神压迫下变成了一种无解。


  论推理的脑袋没比人家优秀,若有人要杀他也无力抵抗,而试图阻止这场荒谬的杀人游戏……他岂有那种能力?


  对于自己至今尚能存活这个事实,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疑惑。


  「……」


  一股袭上胃部的反胃感使他反射性地摀住嘴巴,颤抖着放下了原先凑到嘴边的汤匙。


  清清如水的热汤映出了影子,他好像能看见自己那苍白而憔悴的脸蛋。


  「高峯,怎么了吗?」见后辈状况不对劲,守泽千秋也跟着停下了进食的动作,语气轻柔而沉稳,「不好好吃饭的话,会没有力气的。」


  「前辈……我们做着这些事情有意义吗……?」前几日蔓延了一地的鲜红深深烙印在他的双目挥之不去,就连看见汤水也会联想到那些他不愿再次回顾的死亡画面。


  「高峯……」千秋似乎打算说点什么,然而安抚的话语尚未出口,就先被情绪忽然激动起来的翠所打断。


  「铁虎くん……仙石くん……现在连深海前辈都不在了……」短短几日恐惧二字成功佔据了他的大脑,光是提起死去同伴的名字就令他颤抖不已,翠蓝色的眸子闪烁着极度不安的色彩,「──我们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


  千秋没有马上接话,翠字字句句直击着摆在眼前血淋淋的现实,就算是他此刻也多少有些动摇,但是在这种时刻若不能做为表率……那可是队长失格。


  「高峯,只要活下去……就会有意义的。」那已经有好几日没有起伏的嘴角,牵起了一丝勉强的弧度,「连同他们的分一起活下去,那就是还活着的我们所被赋予的责任。」


  「守泽前辈……。」他唤了声前辈的名字,音量比呼吸声还要轻。


  双手抱着头部,翠终于无法忍受多日累积的压力,在只有两人的空间裡情绪崩溃地大喊,「与其承担那么沉重的责任……死去不是比较轻鬆吗……!」


  然而那个瞬间的高峯翠不会知晓,一句无心的言语将会是他与守泽千秋最后的对话。


  ※


  与前辈冷战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还是受不了笼罩在独自待着的恐慌,翠大约在清晨左右的时间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他知道守泽前辈是个笨蛋,一定在门口等着他回来。


  然而残酷的现实总是狠狠地背叛他已经不能再淼小的希望。


  推开门的刹那,翠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彷彿凝结了。


  那个人倒卧在憷目惊心的某种色彩裡,毫无血色的脸蛋早已预先说明了一切。翠觉得自己忽然不认识那个颜色,只知道胃部正在翻搅着,一股噁心的感觉爬上了喉咙。


  那是什么样的颜色呢?


  似乎是、那个人的代表色……总是走在他前面,引领他前进的前辈──属于守泽千秋的颜色啊。


  「守泽前辈……」


  晕眩。


  与,


  在心中无限放大的疑问。


  「为什么……?」



  眼前的守泽千秋如同特摄片裡的英雄染上了一片鲜红。


  然而最后的他、却笑得像个孩子。




*****


大致的设定参照弹丸,平凡的日常在某日被宣告必须互相残杀而开始崩坏

但是建立在没有失忆就被迫互相残杀的前提

私设是铁虎和忍与奏汰已经不在,流星队只剩下翠千两人

千秋大概是敲过门等了很久不见翠来应门,便自己进去了

刚好目击了想策画杀掉翠的凶手,因此被灭口

杀人现场被凶手刻意弄成了很像翠杀了人的样子,千秋大概在死前努力留下了证明翠不是凶手的证据之类的

但我的脑力写不出来...sorry

千秋在断气前最后浮现在脑中的,是死的人不是翠真是太好了

设定上翠是没干嘛但都会不小心成为每次事件目击尸体的第一证人,又因总是在学级裁判上沉默,时常被怀疑是凶手

这时候千秋与流星队都会很努力替他辩解

但这次的状况不允许他再选择沉默了,为了不让千秋的死变成没有意义

很努力的找出真正的凶手

  10
评论
热度(10)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