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bitter

  ►未来paro

  ►翠千没有交往,大概是翠(→)←千

  ►作业BGM是米津玄师的「Lemon」


  高峯翠对于眼前无法收拾的局面,感到喜忧掺半。


  「唔……高峯你听我说……」很明显是醉了的守泽千秋,从刚才开始嘴裡一直咕哝着些什么,由于音量微弱且咬字不清,翠根本没能听清楚半个字,每句话模煳得很过分。


  「前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望着手边被某人喝了大半的啤酒,翠开始纳闷为什么一个简单的饭局能变得如此複杂──与人聚餐从不碰半滴酒的守泽前辈居然在他面前醉了。


  而且,醉得不轻。


  听到某个词语的千秋忽然皱起眉头,琥珀色的眸子盯着翠的脸蛋许久,不满的情绪赤裸裸地写在脸上,毫无保留,「喂……我说过很多次了吧……不、不准再叫我守泽前辈了……!」


  没喝几口酒却依然觉得自己头疼的翠揉了揉眉间,试图缓解愈来愈有忧鬱倾向的情绪,「这个人在说什么啊……」


  明明高峯喊得特别顺口……。


  他都顺着对方的意思将称呼改口为「千秋さん」了,然而千秋对他的称呼却始终没有改变,一直停留在学生时代的「高峯」。


  对于这点翠觉得十分不公平,他觉得有所保留的前辈很狡猾,但同时又对会在意这种细节的自己感到彆扭。因为若只是普通的朋友关係顶多觉得在称呼上有些疏远,但正因为他思考的不是这种稀鬆平常的问题,才会感到倍感困扰。


  「千秋さん,你醉了。」谨慎地将酒杯推离对方的视线之内,翠想起了千秋会醉正是因为他的疏忽。


  他的前辈就算在居酒屋也只会点可乐,不碰酒的理由除了几口就会醉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那和小孩子没两样的舌头,包含咖啡与啤酒在内,对苦涩的东西格外地苦手。


  和前辈相反因为是商店街出生的孩子,成年之后每逢节日为了经营八百屋的双亲,翠会适时地在商店街的酒席上露面,久而久之不经意地练出了不错的酒量……虽然并非本人自愿。


  今日的饭局是由千秋提出邀约的,与平常一样在居酒屋点了可乐搭上薯条的奇葩组合,但却在中途不小心误喝了翠点的啤酒,由于当下吞了好大一口下肚,不出所料没多久千秋就醉了。


  「我才……没有醉……呢……」醉意让熟悉的嗓音染上一层陌生的沙哑,几抹红晕在脸颊上渲染开来,这副模样让翠再次确认了自家前辈果然很过分的事实。


  那张青涩的脸蛋彷彿在毕业的瞬间做了定格,即便年岁增长仍然与记忆中相差不大,对于生来一张娃娃脸千秋没有特别在意过,甚至还说童颜是偶像最好的武器。


  翠突然想起了几年前流星队的聚餐上,曾经被误会成高中生而在居酒屋前被拦下的千秋,还有为了辩解而慌慌张张的表情。


  「你明明……唉,算了。」决定放弃和一个任性的醉鬼继续沟通,翠已经做好了将人扛回住处的打算,反正前辈家裡的钥匙他也不是没有,进出自由这点是能被保证的。


  话说回来,前辈是为了什么而约他出来吃饭呢?


  某种暧昧的猜测如同杯中早已没了泡沫的啤酒,在心中酝酿出了几丝走味的苦涩。翠认为他或许知道理由,但却没有勇气往下思考。


  他很胆小,总是为了维持这层前后辈的关係而不敢踏出步伐。


  他多么希望,这个人能永远是他的「守泽前辈」。


  但所谓的想望,最终只能是想望。


  「高峯你听我说啊……我最近接了电视剧的主役唷……是坠入爱河的高中生……但总被导演说少了点恋爱味要我回去想想……」眼皮几乎快要阖上的千秋以微弱的音量继续说着,「但我就是没谈过恋爱嘛……因为偶像没时间谈恋爱啊……但是说到恋爱的感觉……」


  千秋冲着眼前的翠一笑,一双眼温柔得快要漾出水来,「是不是只想一直看着一个人的感觉啊──」


  咚。翠好像能听见心脏被狠狠击中的声音。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是很努力一直看着高──」


  尚未出口的话语随即被翠强迫中断。


  「前辈。」站起身子,翠的表情与平常无异,只是那捉着衣角而颤抖的手指出卖了他的动摇,「我们回去吧。」


  扶起千秋连走路都会摇晃的身躯,翠在耳边轻声低语着,「前辈……魔法说出口是会失效的。」


  傻傻地笑着,千秋突然紧紧抱住了身旁的后辈,「高峯,爱你唷☆」


  如果是过去的他一定会嫌弃的马上将对方推开,但此刻他多么希望这个瞬间能够成为永恆,将他们的时间永远定格在当下,不会改变。


  「前辈果然是个笨蛋……」


  但或许高峯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明明不能喜欢上、却还是喜欢上了守泽千秋这个人。


评论(2)
热度(37)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