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
↓可能會出現的↓
和泉兄弟

【ES | 翠千】星の涙(下)

  夜空几亿繁星闪烁,却不如我眼中映照而出的你来得耀眼灿烂。



  对于那天放学目击千秋的眼睛掉出星子这件事情,翠很多么希望自己只是眼花,或许是因星泪症的错连眼前都产生了幻觉……如此地催眠自己。


  但到头来,这一切他自认为的假象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为了能让自己难受的心理状态能够好过些。


  当下他连确认前辈状态的勇气都没有,马上抓着雨伞落荒而逃了。


  他一向是懦弱且极为消极的人,逃跑是为了留下退路给自己。他如同欲飞出巢外的雏鸟,尚未展翅就因恐惧而怯步,在温暖的巢裡止步不前。


  回到家后翠的脑袋乱糟糟的,他想起从千秋眼角掉出的那颗星星,想起千秋总是嚷嚷着梦想是交到可爱的女朋友、能够收到女朋友做的便当,想起……很多很多。


  前辈和空有外表的他不同,拥有能扛起责任的可靠肩膀,以及包容一切的宽阔心胸,是个只靠笑容就能将空气渲染上温暖色彩的人。


  如同高挂晴空的太阳,带有热度,却不会烧伤人。


  相较之下他实在太空虚了,如同外表美丽内在却空无一物的假人,最终注定沦落让人幻灭的结局。


  他蜷缩于棉被将身子垄罩于黑暗之中,压抑着心绪不敢随意猜测前辈的心上人,他思考了很多的可能性……唯独没将自己列在其中。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裡,唯有星泪格外耀眼。


  ※


  隔日,稀鬆平常的早晨裡,他从窗户往外眺望却不见熟悉的身影,等了许久仍然不见人影,显然地今日守泽千秋没有履行接高峯翠上学的承诺,这点连翠本人都感到十分惊讶。


  甚至有些错愕。


  因为他的前辈向来是十分守信的人。


  看着滴答走动的分针绕了时钟好几圈,最后翠选择放弃等待,揹起书包连忙赶着上学,他或许能继续等待他的守泽前辈,但时间可不会等他。


  「哟,早安呀高峯!」


  还没踏进校门就被人喊了名字,回头一望发现是同为篮球部的前辈,看见真绪的脸庞翠忽然想起今日似乎是篮球部晨练的日子,早上被没出现在家门前的千秋打乱了步调,差点将此事忘得一乾二淨。


  「衣更前辈……你今天有看到守泽前辈吗……?」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祈祷着得到的答案不会是最坏的那个。


  「部长?部长他今天因为感冒请假,高峯你不知道吗?」真绪诧异,他以为这种事情后辈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这样啊……。」


  他还真的不知道。


  话说回来他把手机忘在家裡了,或许千秋有发讯息也说不定,但手机不在身边也无从对证。


  ※


  「今天因为队长大人请假的缘故,流星队的练习取消了呢。」吃着咖哩饭的忍表情有些落寞,果然热热闹闹才有流星队的感觉,缺少一人联繫着流星队的平衡彷彿开始倾斜,「不过队长大人会感冒还满让人意外的是也。」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吗?」


  「铁虎くん说得太直接了啦……」


  望着一来一往进行着对话的两位流星一年生,翠默默地吃着卖相看上去挺好的蛋包饭,但即便盘中的蛋包饭算得上露天花园的热门套餐,在他口中依然食不知味。


  当感觉不对时,美味的佳餚也味如嚼蜡。


  翠突然想起……自家前辈在露天花园最喜欢的餐点是那不能列为正餐的炸薯条,曾经听千秋说中餐全部是薯条也没有问题,不愧是梦之咲出名的薯条笨蛋。


  「翠くん,你的表情好像吃到难吃的东西……」


  「要是不合胃口的话,在下可以分一点咖哩饭给翠くん的!」


  突然被点名的翠愣了愣,手中舀着欧姆蛋的汤匙悬在半空中,「难吃的是铁虎くん做的黑炭料理吧……」冷不防地毒舌了一句。


  「什、什么难吃那可是男子汉的精髓!」铁虎反驳。虽然把食材全部烧成黑炭是事实,但作为男人在精神上可不能认输。


  「嗯,是吃完就能蜕变成男子汉的料理是也!」


  「仙石くん连你也……」


  ※


  叮铃、叮铃。零落的星泪再度引起他的注意,千秋按着些微发疼的眼角,放弃了试图止住泪水的念头,从今早开始他尝试无数方法,然而没有半个凑效。


  他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只觉有些魂不守舍。


  昨日在雨中目送着翠逃开的背影,胸口有某种异样的感觉在作祟,明明没有染上感冒却老觉得胸闷,为此他甚至相当罕见的失眠了。


  在雨声不停歇的夜裡,他辗转难眠,脑袋尽是翠离开前的那句话。


  「守泽前辈……你有喜欢的人吗?」


  千秋摸不透翠的想法,然而在这个问句出口的那一刻,心脏彷彿被人用力地捏了一把,当下的他站在原地发愣着,难以言喻的苦闷与酸涩鑽入心窝的缝隙裡,突然感到有些心悸。


  千秋望着洒落一地的绿色星星,不敢做太多的联想。


  他害怕一旦去思考那些绿色的星子代表着什么,某些情愫会因此一发不可收拾,答案明显摆在了眼前,但他丝毫没有碰触的勇气。


  其实千秋并没有生病,只是确信以这种状态是无法上学的,因此以病假的名义做了请假,篮球部没有他照样能无碍地进行晨练,但流星队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所以乾脆停止了今日的练习。


  作为团体的队长或许相当失格,但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每日都会见面的后辈。


  对于那小心翼翼做着试探的提问,千秋无法装作若无其事地微笑着。


  其实也可以用「高峯果然是男子高中生啊!对于恋爱还是有点憧憬的心情呢!」哈哈大笑几声带过问题本身──但他并没有选择如此应对。


  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狡猾,好似期待着不一样的发展能改变现况。


  叮咚。门铃声响起。


  皱着眉头,千秋困惑着这种时候会有谁上门拜访……打开门扉的那一刻,他后悔了。


  「前辈……你还好吗?」


  翠细柔的嗓音飘散在空气中,把千秋自认安全的空间打得支离破碎。


  ※


  高峯翠承认自己是脑子一热才会走来这个地方,要不是某次被千秋强迫拉来家裡进行特摄影集鑑赏会,他大概也不会晓得前辈家的确切位子。


  「前辈……你还好吗?」见那张总是精神奕奕的脸蛋意外憔悴地很,翠实在按耐不住心底的烦躁,疑问立刻脱口而出。


  「我……。」两人的对话悬在半空中,没有持续进行的迹象。


  眼前的前辈确实状况不太好,头一次见到人如此安静的模样,这和他所认知的「守泽千秋」大相迳庭。


  「啊……是高峯啊!怎么突然跑来了呢,话说我今天传得讯息你都没回呢……就算是我也会受伤的喔!」


  擅自走入了玄关,翠不发一语地将门关上,神色黯淡不少,「前辈……我有话要说。」


  「世界上有一种怪病叫做星泪症,那是一种因单相思而引发的疾病,溢满的情感会变成星星形状的泪水掉出眼睛……」彷彿早已预知了自身星泪症恶化的程度,翠伸以手背抹去从眼角落下的红色星子。


  「因为这个疾病的缘故,其实我现在看不太到所谓的『颜色』了……现在唯一能辨识的颜色……是红色。」


  他最早失去的颜色是代表自身的绿色,而现在仅存的红色是代表某人的色彩,这意味着什么,他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红色,是属于守泽千秋的颜色。


  而他喜欢着代表红色的这个人。


  「我想我病了……请前辈负起责任。」高峯翠微笑着,眼角闪烁着模煳的泪光,「守泽前辈──」



  请拒绝我吧。



  最后四字……轻轻落下。


  ※


  与其主动追求不如选择消极放弃,这是翠性格上最大的毛病,为了保留能让自己独立呼吸的空间,他甚至可以选择全盘放弃。


  留下退路,是为了不继续伤害彼此的情感。


  守泽前辈既温柔又强大,不是他这种虚假的人能够配得上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拥有那样的价值。


  「高峯。」千秋张开了双臂,示意要给翠一个拥抱,虽然拥抱这个动作他总是做到令对方生厌的程度,但在今天他想要赋予这个动作截然不同的意义,「──我会负起责任治好你。」


  瞪大双眼,翠一度以为自己连耳朵都出了毛病,「前辈……你是笨蛋吗?」


  「才不是笨蛋呢!这是英雄的使命。」见翠不愿踏出步伐,千秋主动伸出了双手抱住那个比他还要高了点的身躯,「很不巧流星Red也病了,需要流星Green的爱才能痊癒呢!」


  如果病名为爱──那就以爱治癒。


  「……」


  翠觉得自己恐怕连脑袋都不太正常了……恋爱一年生的守泽千秋竟然在他面前说情话?


  「前辈……喜欢我?」


  望进千秋琥珀色的眸子裡,翠发现裡头闪烁着点点星光,那温煦而柔和的光芒彷彿带着一种炽烈的吸引力,将他拖进这片名为温柔的宇宙裡。


  「嗯,喜欢你。」


  在这一瞬间,坚定而温暖的力量涌入他的心头,翠眨了眨青蓝色的眼,发现他荒芜已久的世界重新漆上了原有的色彩。


  爱使人病入膏肓,却也能治癒伤痛。


  「我也喜欢……前辈。」听着从千秋胸前不断鼓动的心音,翠腼腆的笑了,没想到彼此竟是互相星泪症的病因。


  他们相视而笑,接着不约而同吻上了彼此的唇,小心翼翼地试探彼此的存在与心意。


  

  叮铃、叮铃。


  遗落的绿红色星星闪了闪泪光──最后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18)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