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ES | 翠千】やくそく

  ►梗与灵感来源,非常感谢夏树!!!

  ►未来paro,模特儿翠x俳优千秋

  ►自我流私设注意


  久违地与熟识的后辈同行回家,几丝紧张感在心中化了开来,以手指扯鬆束缚颈部的领带,顺畅地呼出一口气,守泽千秋仍觉得彷彿有什么东西依旧绑着自己,怪不自在地。

 

  「千秋さん果然不适合西装呢。」看着千秋一连串的反射动作,翠噗哧一笑,要投身于战斗的英雄穿着西装勒住自己老半天,确实委屈了些。

 

  眼前这个人一向对西装格外苦手,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

 

  「嘛,毕竟缚手缚脚的不好伸展。」下意识地又想去拉领带,千秋这才发现老早被自己扯到最鬆了,见一旁的后辈还盯着自己看,不禁尴尬的乾咳几声,「……英雄不需要穿西装。」

 

  「是是,千秋さん说的是。」

 

  从梦之咲学院毕业后,以特摄起家的千秋在前几年成功转型为演员,出色而细腻的演技是打响他名气的关键,而本人努力谦虚的性格获得不少导演与同行的赞许,电视剧的出演机会几乎是源源不绝,目前是演艺界的热门俳优,近期着手将目标转向挑战大萤幕。

 

  千秋走红后没几年,一个亮眼的名字像是脱缰黑马席捲了整个模特儿圈,历经来自母校的磨练,逐渐显现才能的翠一毕业就被大型模特儿经纪公司签下,凭藉美型与体格两大优势,成为资历浅就窜红的年轻模特儿,拥有独特气质的他现为流行杂誌封面的常客。

 

  无论哪个角度而言,他们皆是亮眼的星星、是演艺界的话题人物……但却不曾有过任何交集。

 

  学生时代不管是社团还是团体都相同的他们,总是过度干涉彼此的生活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但一旦失去了依附在彼此身上的特殊关係,告别「梦之咲」与「前后辈」,他们如同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笔直地不断朝前方延伸。

 

  曾经斑斓美好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化成沙,在往后的日子裡逐渐成为一种若有似无的错觉,每当回忆起来,那些理应清晰的画面好似褪了色,带了点朦胧与模煳不清。

 

  名为两年的差距缓慢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当意识到时即便同样身处演艺圈,即便距离如此靠近,也无法化解将他们拉得愈来愈远的隔阂。

 

  正当两人都在苦恼距离感的问题时,一份意外的工作再次将彼此拉近──距离重新归零。

 

  销售量排行第一的流行杂誌正企划着白色情人节特刊,封面人物的两个位子不偏不倚地找上了两人,主编不光是看上了两人的名气,同时也算上了高中时代曾为流星队的前后辈的这层关係。

 

  本来只会直线前进的平行线,转了弯,产生了预期外的交集。

 

  「高峯穿西装真的很好看哪!不愧是我特别看好的后辈☆」千秋咧开嘴灿烂一笑,正想伸出手摸摸翠的头继续称赞时,那隻悬在半空中的手……被对方抓住了。

 

  「千秋さん。」眼底写尽一片认真,翠启口说道,「我有话想和你说。」

 

  二月底正值四季递嬗的时节,虽然春风尚未再临,但含苞待放的樱花却悄悄地盛开了,在夹杂几丝暖意的冷风吹拂下,缓缓飘零。

 

  梦之咲学院的正门前,沐浴在粉嫩的花瓣之中,脚步驻足的两人视线相交──彷彿有什么画面,重迭了。

 

  ※

 

  返礼祭完美落幕后没多久便是毕业典礼的到来,在这樱花恣意盛开的季节裡,他支支吾吾的叫住了刚领完毕业证书的前辈。

 

  「怎么啦高峯,这么快就寂寞了吗!让我来给你一个拥抱☆」千秋爽朗地哈哈笑了几声,堆满脸蛋的笑容一如往常。

 

  「前辈。」他的声音很轻,几乎是出口后马上与风声融为一体,「胸花……别歪了。」纤长的手指将歪了头的胸花乔回正确的位子,每一个细节都小心翼翼,无比谨慎。

 

  「喔喔!不愧是高峯果然很细心哪。」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那明明比人家矮却老爱摸头的习惯到了最后仍未改变,「有这么可靠的后辈在,流星队也能放心交接了。」

 

  千秋的声音很温柔,一脸欣慰的柔和表情,他曾经想过毕业典礼上这个人究竟会不会哭,果不其然,比起眼泪还是笑容最适合这个人。

 

  但他不是为了这句话,抑或这个表情而叫住对方的。

 

  有些事如果不做,他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对他而言比起终生后悔,短暂的羞耻感或许不算什么。

 

  他在心中反复咀嚼欲出口的话语,事到临头才斟酌着用词问题,扳着手指在逃避与面对两种矛盾的情绪中挣扎。翠自认是个没用胆小鬼,但他不想到了最后一刻仍以懦弱二字做为自己的代名词。

 

  蠕动抿成线条的嘴唇,带了些许惶恐的心情,翠以毕生最大的勇气换取几个再微薄不过的词彙,「前辈……我喜欢你。」

 

  摩娑叶片的微风悄然带走最后的音节,发出残缺的细碎声响,几分青涩融入其中,零落了一地春意。

 

  然而,为了此片风景而止步的那个人……没有拾起那落下的花瓣。

 

  前辈没有答应只是喊了他的名字,语调不疾不徐,「高峯。」那闪烁着複杂色彩的眼瞳已道尽一切,早在他将情感说出口前就已察觉他各种心绪。

 

  「抱歉……我没办法给你答案。」

 

  高峯翠头一次看见守泽千秋的嘴角浮现出这般笑容,好似黑咖啡苦涩,但又带着化不开的几分愁绪,将两者搅在一块,融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他本来想开口,却发现千言万语在一瞬间消失了踪迹,连同那句在脑袋裡无限放大的「为什么」。

 

  「等你从这裡毕业后,追上我,或许到时候──」

 

  他没能将这句话话牢牢记住,溢出眼眶的泪水模煳了视线,就连前辈最后露出的表情都没能看清。

 

  ※

 

  数年后他不时回想起这无疾而终的告白。

 

  时常想着……或许从这一刻起他们就错过彼此了吧。

 

  守泽千秋一向勇往直前,像是高挂晴空的炽热太阳,明明知晓直视会使双目烧灼,仍不自觉地受到这个人的吸引。高峯翠认为自己可能是围绕着太阳旋转的其中一颗行星,要不怎么到现在还是追着那耀眼的身影跑。

 

  只是这场仍在持续的追逐战并没有他想像的容易,在梦之咲,他伸手还能稍微搆着前辈制服的衣角,试图拉近彼此的差距,但在演艺圈,他却连那背影都快要看不见,老早输在了起跑线。

 

  他甚至自嘲过这样岂不是比学生时代的他还要无能,但心中有股温柔而强韧的力量让他坚持到了现在……若是以前的高峯翠,说不定连还没尝试就选择放弃了呢。


  「你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我一直以磨练那份笑容为乐。」

 

  以前的千秋总是拉着他跑,让他度过了过去从未想像过、闪闪发亮的青春,若没有进入梦之咲,没有遇见守泽千秋……他到现在都还只是高峯八百屋家的儿子,卖着蔬果直到终老。


  这一次他主动迈开步伐,追着曾经引领他寻找光亮的千秋跑──因为那个人是他奋不顾身踏入演艺圈的唯一理由。


  ※

 

  望着熟悉的母校门口,千秋不禁发愣,刚才说有话要和自己说的后辈丢下一句「等我」便跑得不见人影,所以他只好站在校门前念旧。

 

  他不觉得自己是容易念旧的人,只是站在这个地方,那些模煳了轮廓的回忆彷彿找到了遗忘的身影,重新在脑海中拼凑出原有的模样。

 

  有人说情感是建构在记忆之上,那么现在盘踞在他心中的某种情感,或许也有了存在的理由。

 

  「守泽前辈。」

 

  听见来自后辈的呼喊,千秋下意识地甩了甩头,那又轻又柔的嗓音一瞬间与过去的影子重迭,让他有了种时空倒置的错乱感。


  久远的记忆裡,茶色短髮的少年对着他腼腆一笑。


  那曾是他拚了命也想守护到底的宝物,那颗尚未磨亮却隐约散发着光辉的原石,是他在虚无缥缈的宇宙中找到的。


  守泽千秋以打亮这颗还未发光发热的流星为荣。

 

  抬起头,夕阳的火光落在翠那张姣好的脸蛋上,映出一片恍惚的霞红。

 

  「都是前辈的不好……。」翠怀中抱着不知何时准备好的花束,蓝宝石般的眼瞳盯着他,熠熠生辉。

 

  即便不懂花卉也不曾特别鑽研过,千秋仍然知道那黄色花束是什么样的花朵。

 

  向日葵。花语为爱慕与崇拜,以及──沉默的爱。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等着前辈的答案……为了一句答复甚至追着前辈进了演艺圈。」

 

  那之后的他们,若即若离。

 

  虽然不像过往那般亲密,但在对方家过夜是常有的事,若非工作上没有交集,他们或许还有更多拉近距离的机会。

 

  他们时常一起过节,当排休吻合时也会安排一同出游,时间久了钥匙圈上多了对方家裡的钥匙,要不是特地以吊饰做了区别,有时要开自家大门时还会弄错了钥匙。

 

  在其他人眼中,他们不过是感情要好的朋友罢了。

 

  但对他们而言,有太多太多的情愫与暧昧让他们无法只是成为「朋友」。

 

  有些情感不会随着时间而淡化,反而在累积的过程中变得更加深刻。

 

  从未明讲或是釐清过关係的他们,好似遵守着什么不成文的规定,在喜欢二字再度出口之前,一直维持着这样好像在交往,但又称不上真正恋人的相处模式。

 

  那时他不想阻碍后辈的前程,所以选择了保留答案,藏起了自己蕴藏许久的真心。

 

  但这一次……

 

  「千秋さん,你愿意把接下来的人生都交给我吗?」翠向前踏出一步,一口气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曾经撒娇要他负责到底的少年,如今已展开丰满的双翼,飞得更高更远,飞向他伸手无法触及的另一片天空。


  那总是退缩而懦弱的后辈,早已摆脱了所有生涩与稚嫩,站在能和他能平起平坐的位置,甚至走到了他的面前。

 

  千秋这辈子很少主动要求过什么,从小病弱的体质给家人添了不少麻烦,深知这点的他,长大后想要的东西都靠自己的力量争取,因为他相信努力一定有所收穫,即使是小小的成果也无法抹灭努力过而留下的痕迹。


  但唯有一样东西他始终不敢开口,认为自己没有拥有那份宝物的资格,只能将「想要」的慾望压在心底,甚至做好了渴望一辈子的打算。


  望着那隻向他伸出的手,千秋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愿意。」映着馀晖的眼眸闪烁着泪光,如同琥珀美丽的色泽。

 

  这不是能不能──而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无人的校门前,一个象徵永恆誓约的吻轻轻落下。

 

  没有形式,没有排场,更没有任何的见证人。

 

  但或许他们从来都不需要他人的见证,因为姻缘的红线早已将彼此牢牢繫紧,再也无法分开。

 

  而这纠缠──便是一辈子。


  34 2
评论(2)
热度(34)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