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ES | 翠千】タカラモノ(翠生日贺文)

  ►返礼祭要素捏他有

  ►未来paro,内含部分私设

  ►平面模特儿翠x俳优千秋,交往前同居

  ►关于称呼。翠→千秋:千秋さん,千秋→翠:翠


  八月二十九日。


  滑开手机萤幕的锁屏,高峯翠看着上头的时间显示不禁叹了口气,今天是他的生日,然而所剩不到一个小时。


  再过一会,零时将至。


  打开门后走入玄关,如预期般半盏灯也没开整间屋子漆黑地很,对此翠并不意外,只是多少有点落寞的情绪,「千秋さん果然已经睡了呢……毕竟那个人的作息很正常啊。」


  行程表排定时就请经纪人特地在这天安排了休息,谁知前几日被临时通知有化妆品公司的周年庆活动,因为代言过不少这个品牌的商品,他以特别嘉宾的身分被邀请了。


  庆祝活动在市中心的百货公司举行,活动内容包含专柜促销及广场的有奖徵答,虽然以嘉宾身分出席的他说穿了只是充当漂亮的人形立牌,但行程一路从早上持续到晚上,本来规划好要和千秋外出庆祝生日,全部都因工作而强制泡汤。


  原本想推掉公司的庆祝晚宴早点回家,但被千秋说了既然是工作就好好做到底,给对方好的印象维持合作关係相当重要,他才会在三更半夜的时间点回到家。


  虽然宴会上有不少美味的佳餚,但整天下来的交际应酬令他没什么胃口,而作为人形立牌不得保持漂亮的笑容,笑得他嘴角发痠,甚至有表情定型的错觉。


  最后翠只吃了点水果垫胃,拿了杯鸡尾酒在会场周边休息,所幸上前搭话的几乎都是照过面的同行,减去不少他得额外交际的压力。


  没吃正餐的他坐上末班电车时早已飢肠辘辘,回家后原本想翻翻冰箱有没有多馀的食材能料理宵夜,没想到已就寝的那个人替他准备好了晚餐及饭后甜点。


  「真是的……用不着这么费心啊。」撕起黏在餐桌上的便条纸,翠无奈地苦笑。


  用翠老家寄来的蔬菜做了点东西!是灌注了家人爱心的料理喔☆


  伸手掀开保温锅,裡头有简易的蔬菜浓汤和洒满野菜的薄片披萨,桌上则摆了块胡萝蔔重奶油蛋糕,就外观而言有些差强人意,但这些全是他喜欢的口味。


  「当初把荷包蛋煎到烧焦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两人同居也有几年的时间了,平日三餐都是他在料理,一向笨拙的前辈厨艺莫名突飞勐进,甚至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望着千秋准备的晚餐翠看得目瞪口呆。


  念在前辈如此贴心可爱的份上,翠喃喃自语,「嗯……下次不强迫千秋さん吃茄子好了。」当作奖励。


  一边享用迟来的晚餐,翠一边滑着手机,因为工作满档的缘故早上就将手机的通知给关了,现在打开状态列满是大家寄来的生日祝福,读着一条条的讯息嘴角不自觉漾出几丝温柔。


  「哇……好可爱的玩偶!不愧是深海前辈真有品味……♪」奏汰今年也送出海洋生物的玩偶作为礼物,每次的造型都不尽相同却深得他的喜爱,看着发在推特上的照片翠笑得开怀。


  「说起来明天是深海前辈的生日呢,这次的礼物也用心挑过,前辈一定会喜欢的♪」两人的生日只隔一天,每年这个时候流星队总要热闹整整两日,想到这裡高中时期的种种回忆浮上心头。


  高中以前的翠因性格所致几乎交不到朋友,按照惯例生日都与家人度过,但自从进入梦之咲后每天都吵吵闹闹的,尤其生日当天气氛更是热络,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领悟所谓「今日主役」背后所代表的真正涵义。


  「如果那个人没有闯进我的人生,我也不会拥有这些闪闪发亮的青春吧。」


  过去他总将忧鬱与烦闷挂在嘴边,但若没有遇上守泽千秋,现在的高峯翠不会有这么多捧在掌心细心呵护的「宝物」。


  下条讯息是铁虎和忍一起发的,这两人最近主持同一个外景综艺节目,抓着录影前的空档给他发了生日祝福,照片上的两人拎着一组吉祥物吊饰,说是外景节目当地的热门伴手礼,样子特别古怪一定很合翠的喜好。


  「真的长得很奇怪呢,但我很喜欢!下次见面得好好谢谢他们♪」


  ※


  洗完澡后的翠望了眼时钟,再过十几分八月二十九日就要正式结束,或许今年的生日带了点不完美与遗憾,但沐浴在众多祝福之中,他感到温暖与幸福。


  过去的他不敢如此奢求,认为自己没有获得幸福的资格,能不要妨碍他人获得幸福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但有那么一个人在特别的日子裡改变了他,让他正视了自己的存在,即使他既懦弱又无能,仍然有将幸福捧在手心的资格。


  千秋在返礼祭所说的话他仍记忆犹新。


  从那日起返礼祭在他心中被赋予了截然不同的意义,而守泽千秋成为了再次改变他人生的贵人,直到现在翠仍然认为太多恩情他一辈子也还不清。


  「人只要有了年纪……就会念旧呢。」夜深人静时回忆起高中时代总会特别怀念,明明几乎是十年前的往事了但忆起画面时却特别清晰……或许是因为那段日子无比珍贵吧。


  打了个哈欠,折腾了一整天的翠格外疲倦,「嗯,差不多该睡了。」


  睡意涌现的他只想赶快爬上床休息,然而他的床铺上却躺着理应睡在隔壁房间的某人,翠见状瞬间瞌睡虫全数跑光,清醒地很。


  昏暗的房间裡千秋抱着平日伴他入睡的绵羊玩偶,规律的鼾声与安稳的睡颜,完全是进入梦乡的模样。见对方睡得那么甜翠也不忍心把人吵醒,蹑手蹑脚的爬上床,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守泽千秋爬上他的床的理由很简单,一是想撒娇,二是怕寂寞,三的话……翠不好意思开口。


  所以千秋偶尔会跑来房间和他挤同一张床,明明以两名成年男性的体型塞一张单人床十分勉强,千秋还是不亦乐乎的模样,说这是增进彼此感情的不二法门。


  冬天他还无所谓,毕竟这人本来就是移动型中央空调,但夏天他可就不敢恭维了,只有想把人踢下床铺的冲动。


  「千秋さん,晚安。」向熟睡的伴侣道了声晚安,翠阖上双眼。


  此时不属于自身的体温落在身上,温暖有力的双手将他拥入怀中,带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缓缓落下,「翠,生日快乐。」


  马上睁开双眼,翠一脸惊慌,「你、你还没睡吗……?」


  「因为还没向你说声生日快乐,所以还没睡☆」


  「……」


  「唔,我可没迟到喔!现在还没过十二点!」


  看着那张认真的脸蛋,翠原本想要责备对方不用为此熬夜的心情都没有了,大概是那个表情过于可爱,他现在只有想把人抱紧的念头。


  「谢谢你,千秋さん。」这回换他将千秋整个人紧紧抱住。


  「翠果然是个爱撒娇的孩子呀,真乖真乖☆」千秋修长的手指来回抚着翠的髮丝,语气十分温柔。


  「谁叫我今天是寿星呢。」伸手揽上千秋的颈部,翠轻笑几声,接着以吻堵住千秋的回应。


  所谓的寿星,拥有任性一天的资格呢。


  这个吻一开始浅浅地,如同讨着礼物的孩子纯真可爱,随着舌尖反复接触,没过几秒转变为窒息的深吻,好似要佔据对方所有存在。


  氧气有些稀薄。


  重迭已久的唇瓣终于依依不捨地分开──此刻时针与分针正好落在十二之上。


  24 2
评论(2)
热度(24)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