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弯家人
随意产粮的一颗西瓜(*ˇωˇ*人)

近期沉迷↓
アイナナ/あんスタ/A3!

 

【ES | 翠千】平凡无奇的日常

  ►平面模特儿翠x俳优千秋的AU 

  ►已经交往且同居的未来式


  「千秋さん,我回来了。」一进家门高峯翠习惯性地喊了同居人的名字,只是没有往常充满活力的应答令他有些诧异,因为与他同居的那个人,即便是这个时间仍旧精力充沛,让人怀疑是否有用不完的精力。


  从梦之咲毕业后翠追随着千秋的脚步进入了演艺圈,只是因为选择的方向性不同,在工作上碰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现在作为平面模特儿,工作大多是杂誌型录或是商品代言,这样的他和作为演员而活跃的千秋,工作重心与时段有相当大的差异。


  如果说他人生做过最有勇气的事情是向千秋告白,那么排行第二需要勇气的就属提出同居的请求了。


  「已经睡了吗?虽然说本来就不怎么熬夜……」轻声自言自语着,翠将身上的大衣小心翼翼挂在衣架上,注意不要发出过大的音量。


  正当翠准备坐下来稍作歇息时,原本以为已经就寝的那个人竟然在沙发上打着盹,规律的呼吸及微小的鼾声,一副睡得很甜的模样。


  「咦……」然而令翠惊讶的不是没进房睡觉的千秋,而是挂在鼻樑上那副从未见过的黑框眼镜,「眼镜……?」


  发现音量不自觉地提高,翠连忙捂上嘴,试图釐清摆在眼前的事实。


  原来千秋さん有近视……?可是以前也没见他在学校戴过眼镜,该不会在外都是戴隐形眼镜吧……啊。


  翠回想起以前整理回收垃圾时,确实见过隐形眼镜的外盒,但由于当时忙着倒垃圾并没有很在意,时间久了就忘记了。


  想到这裡翠觉得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就像当时知道千秋有低血压那样,他曾以为自己很了解他的守泽前辈,但随着同居时间的拉长,原本的肯定逐渐被愈来愈多的不知情所击碎。


  前辈对他无所不知,但他却不怎么了解前辈的事情。


  「真是的……」捡起掉落于地面的剧本,上头贴满了备注用的页籤以及写满了凌乱的手写笔记,与学生时代的印象相符,是不怎么好看的字。


  但那样的字迹,很有守泽千秋一贯的风格。


  收拾好散落一地的剧本及拍戏备用的资料,翠蹲在沙发旁端详着千秋的脸蛋,不禁噗哧一笑,「原本就有点笨笨的模样,戴上眼镜后总觉得更呆了啊……?」


  看来他前辈的脸除了童颜外,还要添上一笔笨蛋属性。


  「虽然看起来很笨,但果然还是很可爱啊。」轻轻戳着熟睡的脸庞,翠喃喃自语。只有在自家前辈听不见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坦率的一面。


  他不善于描绘心中丰富的情感,没办法像千秋大喇喇地说出喜欢二字,相较彼此的示爱表现……这样是否显得很彆扭呢?


  「睫毛好长……」平时没有特别注意,戴了眼镜后反而变得显眼,比一般人来得纤长许多十分漂亮。


  看上去更可爱了……认知到脑中想法的翠忽然觉得双颊有些发烫,明明没人知晓他的心声,仍觉得相当难为情。


  「……」将嘴唇朝那张没有防备的脸蛋凑去,比起不停动摇的理智,想偷亲对方的慾望似乎更胜一筹。


  然而预想的袭击没有成功,在过于相近的距离下,感受到翠鼻息的千秋睁开了双眼,迷迷煳煳地咕哝着,「高峯……?」半梦半醒的样子。


  「千、千秋さん,你醒来啦……」偷袭未遂的翠连忙倒退好几步,整个人贴着身后的茶几,「话说,原来前辈有戴眼镜呀……」相当巧妙的转移了焦点。


  被重要的后辈发现了想要藏起的秘密,千秋面露慌张,吞吞吐吐地回答,「嗯、啊,视力没有特别好,平常都是戴隐形眼镜……因为比较方便。」


  「欸……原来是这样啊。」翠再次领悟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可真多。


  「那个,高峯啊……」千秋的目光游移着,似乎有口难言。


  「怎么了吗?」难得见到千秋暧昧不明的表现,翠有些疑惑。


  「你刚刚靠得那么近……」微微别开脸庞,千秋没有正视翠的双眼,「是想叫醒我对吧!高峯真是温柔的好孩子☆」


  或许傻笑能掩盖害臊的情绪,却遮掩不了那逐渐红起的耳根。


  「唉……」


  「高峯你怎么叹气了!难道不是吗!」


  将原先退开的距离重新拉回原点,翠盯着明显在装傻的千秋看,「千秋さん最不会说谎了……你有发现对吧?」


  「我、我什么都没发现唷!我才没有发现高峯想偷亲我呢☆」


  一秒自爆。


  「……」


  「偷偷来可不像个HERO啊!」张开双臂千秋热烈欢迎,「真大光明的来吧高峯☆」


  一如往常气氛全无,若是平常的翠一定会不停地叹气,抱怨着千秋实在不会阅读空气,然而此刻嘴角却浮现了一丝笑意,「那我就不客气了,千秋さん♪」


  略带恶作剧得逞的口吻。



  「欸!高峯你为什么要抱着我走?」


  「等等!我房间的方向好像不是那边啊!」


  「高峯──」


  34
评论
热度(34)

© 星風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