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風綠

↓目前主食主耕ES↓
翠千/英千(皇帝英雄)
↓可能會出現的↓
東國主從

【ES | 英千】夢物語の続き

  ►A3!×ES×i7 ONLY2  新刊試閱
  ►戀愛要素淡薄
  ►捏造劇情有

  「白色情人節禮物嗎……」望著已被擱置多日的白色信封,守澤在書桌前發出了難得的長嘆,雖說自從進入夢之咲學院後煩惱就沒有少過,但能令他煩惱到這種程度的恐怕是第一次。

 

  返禮祭遲滯不前的狀況與攸關自己發展的推薦函,兩者皆是容不得開玩笑的要緊,就算有人要他從中區別出最重要及次要,他也無法做出選擇啊。守澤十分擔心流星隊後輩一直沒遞交的企劃書,同時也煩惱著自己畢業後的進路。

 

  可謂蠟燭兩頭燒,勞神又費心。

 

  但現實並不允...

【ES | 翠千】吻

  ►沒營養的段子  


  在兩人有意為之下彼此的嘴唇再次貼合。秋季的傍晚帶了幾絲近似冬日常溫的冷意,讓雙倍的體溫顯得格外灼熱,而這份熱度沒有因時間而減退,反而有逐漸攀升的趨向。


  捧著對方的臉頰高峯隱約能感受到頸動脈的跳動,那只能以肌膚感受到的細小聲響與心臟的躍動重疊在一塊,轉變成一種契合的聲音。


  接吻時的守澤前輩很不一樣。例如總是全力擁抱他的雙手些許顫抖著,例如常態上揚的眉毛有了下垂的弧度,例如……極近的距離下睫毛看上去好長好長。


  「嗯……唔……」


  同樣作為接吻的其中一方,守澤顯然不具備那麼多能讓大腦思考的餘力,將身體的主導權交付予他人並不是那麼...

【ES | 翠千】朋友?

  ►劇情涉及「Link♪ここから始まるシンフォニア」內容請注意
  ►來年春天時間軸,部分角色稱呼有更動請注意


  雖然不是作為最早的成員加入,但這下流星隊也算是STAR MAKER旗下的簽約偶像團體了,不過這些對高峯而言都不算要緊,畢竟夢之咲學院大多數的團體都順著這個大方向前進了。


  真正要緊的事情是,守澤前輩似乎超出他預期的與天祥院前輩要好。


  見人被叫走老半天遲遲不回來,想說關心一下對方是否安好時卻見到守澤前輩一副與對方有說有笑的樣子。


  「那個,衣更前輩……守澤前輩與學、不是,守澤前輩和天祥院前輩熟識嗎……?」...


【ES | 千秋中心】少年の夢(守沢千秋誕生祭2019)

  ►剧情涉及「追憶*流星の篝火」内容请注意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搭配着「败北の少年」→「ベノム」→「キミノヨゾラ哨戒班」以上三首歌曲观看

  ►千秋生日快乐!!


             僕らは地を這う

               まだ地を這う


       ── 少 年 没 能 成 为 英 雄 ──


  少年时常做着梦,站在无数命运交会的十字路口上,遇见了所有世界线的自己,在那些可能性中绝大多数的守泽千秋都抵达了理想的彼端,无论形式如何最终都成为了「英雄」这样的概念。


  而他如同徬徨的孩子兀自地伫立于正中央,与每一个守泽千秋擦身...

【ES | 篮球部】偶像大吃薯条是没有问题的吗?

  「哇~今天小千部长请客!大家要努力吃垮他的钱包喔……☆」率先推开玻璃门走入店内的人是明星,闪亮亮地竖起大拇指完全就是要吃光自家部长积蓄的模样。


  「果然给前辈请客还是很不好意思啊。」经历一番波折,原先坚持怎麽可以给人请客的衣更最终还是败在守泽勐烈的热情攻势下,「我说昴流啊,虽然跟来的人并不多但这样部长的钱包还是会哭的哦。」


  「就算努力拒绝部长他还是会很开心的抢先结帐啊,不如一开始就投降省得麻烦……。」尚未点餐高峯就先开口叹气,大概是守泽这类的行为多了他也不得不跟着习惯。


  「没问题没问题你们儘管吃吧!这点程度的攻击我的钱包还承受得住喔!哈哈哈哈──」


  「...

【ES | 翠千】O型处女座

  ►收录于CWT51翠千短篇合集《灼目》,原先为加笔短篇

  ►祝翠生日快乐!


  「翠君和队长明明血型与星座完全相同,个性却差很多呢。」午餐时刻南云提起了男子高中生通常不感兴趣的性格分析话题,虽然是心血来潮的起头但却成功吸引了仙石的兴致。


  「确实呢~翠君和队长殿下都是O型处女座,深海殿下也是处女座但血型是B型是也。」


  至于作为话题主角的高峯则是皱着眉头,彷彿只要被人和守泽归在同一类型就要天崩地裂的表情,「请不要把我和守泽前辈相提并论好吗……这是名誉损害……」


  「啊哈哈,翠君一脸想要杀人的表情哪……因为翠君长得很美型所以面无表情时挺恐怖的呢。」


 ...

【ES | 英千】名前

▶千秋没有登场,但是日日树在

皇帝有个非常无谓的烦恼,那就是英雄从来不喊他的名——虽然就这点切入而言英雄一视同仁。

明明知晓自身拥有受人喜欢的特质,也懂得利用这样的武器,英雄还是选择了与人保持距离的生存方式。

千秋一向只喊他人的姓氏,没有人能成为例外。

这麽说或许不太精准,因为三奇人的深海奏汰确实成为了不破定律中唯一的例外。

关于这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有些嫉妒。

喊千秋的名字是出自于幼年时期的习惯,因为他永远记得那个棕髮的孩子睁着一双大眼,拉着他的衣角小声地问,「可以叫你英智君吗……?」

这是一种等价交换,再稍微长些岁数后他或许会如此认为。但对当下的他而言,仅仅一声英智君...

【ES | 英千】友達じゃないよ

  ►未来时间轴捏造(已从梦之咲毕业的英智&千秋)

  ►皇帝英雄没有在谈恋爱


  友達じゃないよ/不是朋友唷。


  他和天祥院之间究竟属于何种关係,这麽多年了守泽心底还是没有答案。


  曾经在Saga企划的临时组合期间被姬宫提问过「像是副会长那样的幼驯染关係吗?」,他连忙澄清并不是那样,当时年纪尚幼的他们不过是寥寥无几的面缘关係──或许连朋友都称不上吧。


  双方性格差异极大,嗜好与部活的方向性也完全相反,势力敌对的学生会与奇人所属团体──檯面上的他们是不可能并肩站在一块的。


  「虽然很多年了,但我一直对那时千秋向我发出战帖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呢。」隔着半壶红茶...

下週六CWT場宣~

2019-08-04 /  标签 : 翠千守泽千秋  

【ES | 铁虎&千秋】于是,流星再次闪烁

  今日是流星隊正式交接的日子。


  攤開手掌,只見橫跨掌心的縫隙再次被汗水所浸濕,忠實反映當下心境的身體讓南雲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他很緊張,應該說緊張到不行,手汗反覆擦拭了好幾次,卻顯得徒勞無功。


  他總覺得這雙手可以在前輩畢業抓住些什麼,所以拚命向前奔跑,然而尚未成熟的一顆心讓他摔了好大一跤,為他特地舉辦的龍王戰與回饋心意的返禮祭,在跌倒之後看見的風景似乎和以前稍微有些不一樣了──正因為手心中空無一物才能緊握任何東西。


  「那麼要開始了。」


  守澤啟口,語調不疾不徐,每一字清晰地在五人圍繞的空間中迴盪,如同特攝片的開場白總是回顧著前回劇情,簡單帶過了一年間流星隊...